风雅龙游 | 追忆儿时快乐暑假
分享到:

  //  

壬寅盛夏,赤日炎炎似火烧。沏杯春茶,追忆似水年华。

——题记


暑假,应该且必须是快乐的!暑假,是我读书时代最期待的假期,特别是初一(现在称为“七年级”)的暑假。一则是时间长,两个月;二来,年龄尚小、力气未长,还未到与父母一起下田割稻插秧的年龄。那时的暑期快乐生活,追忆起来,犹如昨日,现在的中学生是远远无法体会感受到的。


图片


当下的大部分中学生,在一个个空调房中进行着与酷暑的运动战——从家里的空调房转移到兴趣班的空调房。更有甚者,一天到晚只是吹着空调、玩着手机、看着电视。


中午,从不午睡,怎么可能因午睡而耽误抓知了的大好时间。那时,抓知了的工具全是自己动手制成。在自家的小竹林里,仔细搜寻细长的毛竹,用来做抓知了的长竹竿。细长的竹竿,轻,抓知了时,手举着不累;长,便于抓到树高处的知了。砍下竹子,削去竹枝,打磨竹竿根部手大概抓持的位置。置一小网袋或者不易破的小塑料袋,将铁丝围成圈、留一长柄,收拢袋口,袋口的大小因人而异。最后,将长柄固定在竹竿的顶端。齐活,开抓!


图片


一片蝉鸣,小伙伴们陆陆续续,肩扛自制神器集合。那时抓知了,是纯粹的开心而为之。也不怕烈日的暴晒,斗笠都不戴,甚至还有光着上身的。轻手轻脚来到树下,仰着脖子,循声将那知了细细寻。发现目标,双手牢牢地抓着竹竿底部,慢慢地将小口袋朝停着知了的树枝移去,离知了不远时,迅速将口袋扣去。知了受惊朝袋尾处飞,这就抓到了。这一系列动作,必须一气呵成,否则是抓不到知了的。


图片


累了,口渴难耐,怎么办?不用回家喝水,我们知道三叔家的田里,滚着一个个成熟的、没熟的西瓜。我们早在抓知了的当口,看见三叔从看瓜的草棚里出来回到自己的家中。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但我们也不敢太放肆,毕竟田畈里还有中午不休息,在秧田里拔秧苗的。我们几个趴在田塍上、匍匐前进,摸到一两个就赶紧撤。树荫下,一拳打开,没熟,再加上太阳的炙烤,一口咬去,还有点烫。但也顾不了那么多,吃完,随手将瓜皮丢入边上的草丛里。


顶着烈日,抓知了的竹竿也不知丢在何处,七八个小伙伴就那么无所事事地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其实,我们知道,目的地只有一个——水不深的江坞水库。江坞水库,名为水库,说白了就是一个大点的水塘。十三四岁的男孩子也不知道丢脸不丢脸,脱的赤条条的,钻入水中。“打水战”都被我们玩腻了,直接发展到“打沙战”。何谓“打沙站”,就是一个猛扎到水底、迅速抓起一把沙子,窜出水面,一把丢向对方。这个游戏比打水战耗体力,玩着玩着,抓上来的就不是沙子而是螺蛳喽。待我们在江坞水库戏水结束回家时,每人手上提着一大袋螺蛳。


图片


现在暑期防溺水教育,紧抓不懈。我们那时候,别说男孩子了,女孩子大部分都会游泳。偷跑出去游泳戏水的很多,但少有听说溺水的。现在细想来,我们从不到别处的水域戏水。在江坞水库戏水打闹时,边上有歇凉的、水库下面开阔农田里有在割稻插秧劳作的父辈们,真有意外,第一时间就会赶到。当然,我们大多时间都在在水库西北角浅平区活动。


图片


向晚,清风撩树梢,蝉鸣继续。清风邀鸣蝉,打碎了夕阳,放出一个月亮,捧出点点星光。万家灯火,共醉这一晚星光。


搬张小桌子,一家人围坐家门口,地上泼过凉水、暑气随水汽地蒸发而渐去。燃起端午时节早已扎好的艾草以驱蚊。由于天干艾燥,初时火光闪闪、烟雾飘渺,一不小心呛得咳嗽不止、眼泪流。直到稍微喷点水,方才好些,将冒烟的艾草置于桌边,尽可避免蚊虫滋扰,安心晚饭、乘凉。菜肴无非夏日时令瓜蔬:落苏、天萝、苦瓜……还有那江坞水库摸上来的清水螺蛳。


图片


距我家不到200米处的西北角,有口水井。井圈用石条围砌,不是很深,但井水冬暖夏凉。邻我家的几个年龄相仿的小伙伴,皆在此吊水冲凉洗澡。那水,真的是透心凉。双手举起桶,首当其冲,水从头到脚下流的“哗哗”声和我们的尖叫声,响彻水井的上空。


享受井水带来的清凉之后,我们将白天洗净用网兜装好、在清凉井水中浸润了一天的西瓜拉上来,抱回家。夏夜,临睡前的快乐时光。啃着凉西瓜,举目家门口西南方的星空,在点点星光中寻找牛郎织女星;或者,向北望,数一数北斗七星。


夜渐深,声声蝉鸣,邀满天星光入梦,消磨夏夜微凉。梦中,暑假即将结束,总有一个正襟危坐的少年,在那里赶着暑假作业!



图片

(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龙游传媒)
作者 | 张文龙 
编辑 | 邵美霞  张凯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