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龙游丨土纸贡品出溪口
分享到:

图片

      

      溪口镇是龙游南部山区水陆交通枢纽,也是南乡最大的市镇,历史上一直是造纸业的中心和山货竹木纸张的贸易中心。因此龙游民谣中有“铜钿银子出溪口” 之说,反映溪口是龙游南乡富庶之地,商业自古繁华。


图片


      据旧志记载,溪口造纸历史悠久,早在唐代就开始造纸。当地盛产毛竹,漫山遍野,竹海涌浪,碧波无垠。毛竹是造纸的原材料。他们就地取材,手工操作,产有南屏纸﹑元书纸和大小黄笺等品种。南屏纸又名烧纸,是浙江名产,远销山东﹑河南等地。该纸纸质柔韧,北方用于裱糊窗壁。元书纸是文化用纸,适宜毛笔书写,古时列为贡品。


      明万历《龙游县志》有载,溪口烧纸在明代已很有名气,“多烧纸,纸胜于别县”。《中国实业志.浙江省(八)》载,“浙江之纸,宋代已负盛名。龙游所出之烧纸,均著闻于时。”用现在的话说,龙游烧纸在宋代就是省级名牌,而它的出产地就在溪口一带。


图片


      明代著名戏曲家汤显祖曾任遂昌知县。溪口是出入遂昌的必经之地,五年间,汤显祖曾不少于10次经过溪口。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的春天,汤显祖赴北京上计回,溪口纸商劳希召设宴款待,席间诗人当场在溪口土纸上挥毫写下《题溪口店寄劳生希召龙游二首》,其一:“谷雨将春去,茶烟满眼来。如花立溪口,半是采茶回。” 其二:“忽忽登楼去,长安五度春。云何冷水店,尚有热心人。” 


图片


     溪口最早的造纸方法,“ 毛竹率十分割粗得六分净, 溪沤灰盒暴之沃之,以白为变沦灰, 大镬中煮至糜烂, 复水泄之沤一日, 拣去乌丁黄眼,年又从而愈之,捣极细,盛以布囊,又于深溪用辘轳椎荡极净,入槽乃取羊桃藤捣细,别用水桶浸按名曰涓水,倾槽间与白皮相和搅打匀细,用帘抄成张,榨经宿,干后于焙辟,张张摊刷, 然后截沓其为之,不易如此。”


      劳希召后人劳锦荣曾撰文,到了明清时期,溪口采用石灰腌烂毛竹料,再加捣舂终成竹浆而后制纸。“南乡故多竹,其父业纸槽。锦荣自幼矫健,出入修竹篁箐间,督工制纸以为乐


图片

     

     他家的纸槽造纸生产周期很长,至少要7-8个月才可制成纸张,有五道工序。一是破竹丝,取材阶段。从山上采伐嫩竹,时在小满至芒种间为宜,去其首尾,截为竹筒,约长6尺,破为片,阔2寸,约75公斤绑成一捆。二是腌料。把竹丝置于石块砌成的深约3米的长方形水池中,水池底部有一小孔可以放水。水池大小不一,大者可腌料200余担,小者可腌料50担。竹丝150公斤为一担,凡100担,即竹丝15000公斤加石灰600公斤。腌竹丝很讲究舖陈的方法,第一层敷以干石灰,第二层则以水和石灰泼之,分布均匀后再引水浸透,使两层都沾湿浸透,再铺第三、四、五层,方法如同第二层。待至竹丝满池,用老竹裁成池之长阔纵横盖架竹丝之上,用大石块严密压榨引水满池浸透,再加以干石灰敷其水池平面之上。经过40天,用大竹竿或巨木挠之,使腌料浮动,过4-5天再挠之,经一个月,捞起竹丝,放去水池,再裁杉木如水池长阔置于池底,每隔1米纵放一条杉木架,每隔1尺横加对开巨竹一根,木纵竹横成架,把竹丝置于上。最上一层竹青朝上,用稻草覆盖,上面纵横加上巨竹压上大石块,引水漂浸一天,放去浸水,这叫做退灰水。经10天再漂浸一次,放水,叫退黄水。再经10天又漂浸一次,隔5天放水,叫拖水。又经10天漂浸,经50天,待竹丝全部腐烂,腌料工序才算结束。三是剥料打料。剥去竹青竹黄,竹青称料皮 ,竹黄称料肉。制笺纸不用皮,制屏纸需皮肉并用。打料先晒燥料皮 ,置石臼中捣成细末。料肉则先榨去其水份。制屏纸需用料皮四成,料肉六成,合置石臼中捣成纸浆状,把纸浆放纸槽桶中调以水,这叫打槽。四是抄纸(捞纸)。抄纸工先将纸浆打糟所得之纸浆液放在帘床中,用纸帘(竹丝制成帘状)双手持帘于帘床中兜纸浆,使纸浆均匀布于纸帘上,待水干后将纸胚叩开。脱离纸帘黏于板上,依次抄纸,待累积至1米左右,再加压榨去水分。这是造纸的关键工序,纸之厚薄全视抄纸工的经验。抄纸工工作很辛苦,站在槽旁双手浸在水中操作,冬天双手冻僵也不能停息。五是焙纸(晒纸)。以砖或竹筑成焙笼,以5-6张为一叠,布于焙笼中焙干,然后分开纸张,剔除破纸,整理成一叠。每叠约90张谓之1刀,48刀为1块,2 块为1担。也有用太阳晒干的,叫“原焙”,成本较火焙为低,但质不如火焙。


图片


      明清时期,龙游商帮悄然崛起,纸张是其重要经营行业。商路活络,极大地刺激纸张制作,以溪口为中心的龙南山区,造纸作坊不断增多,产量提高,历史上最高时达300多条纸槽,工匠6000多人。纸产量超过30万担。到清光绪初年,最知名的纸槽有傅立徖号、黄宾盛号和叶泰兴号等9家 。


图片


      98岁的老纸工邓学其回忆,剥料是造纸五大工序中的第一道工序 ,料皮与料肉不分清就直接影响纸的质量。剥料是从料塘出水口的塘角开始的,掀开盖在上的竹料稻草,然后分畦,人站着前俯,伸出一手所及距离为一畦,剥料时左手拿起竹料,皮向外,肉向手心,右手拇指在竹料顶端皮肉分界处轻轻一剥,皮肉随即分离。剥完一畦又一畦,剥出来的料肉挑到料碓中舂打成浆。然后进入下道工序。


      溪口不但盛产纸张,而且还是纸张的贸易中心。这是因为该村的地理位置所致。明代商书《新刻士商要览天下水陆行程图》共列出全国水陆行程100条,其中第16条即“处州府由龙游至衢州陆路”,龙游境内第一站即为溪口。新版《龙游县志》也载,民国时期溪口有三条大道分别通往遂昌﹑松阳﹑金华和路头等地,长百余公里。其中通向遂昌北界的大路为“松阳担”的要道。村口码头桅杆林立,昼夜繁忙,灵山江航运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直下钱塘沪杭,再转运河北抵京城。据民国《龙游县志》记载,溪口纸张交易“繁盛乃倍于城市焉”。清光绪二十年,镇里有纸商9家。在民国年间,有正泰﹑元大等纸行6家,老板分别来自上海﹑杭州﹑宁波﹑常州等地,生意十分兴隆。


图片

     

     1916年,当时的浙江省政府在溪口投资创办省立改良造纸传习工场,用水碓作动力拖动小型打浆机打浆,生产手工竹浆纸,质量提高,产量增加,成为当时全省技术最为先进的造纸企业。1929年,溪口商人邱樟保不惜巨资买下省立改良造纸传习工场,改名邱和记造纸厂,采用新工艺生产皮纸﹑元书纸,风光一时,名声远扬。后浙江省衢州专员公署租用该厂,创办改良造纸厂,开发生产文化用纸,供省内报刊﹑杂志﹑教科书印刷及各县文化教育之用,是全省同行业龙头老大。 

      

     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大力引进先进造纸技术和先进设备,极大地发展了生产力。土法造纸工艺遂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作者 余怀根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