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傅得正”!龙游傅家父子养“富”鱼
分享到: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照日深红暖见鱼,连溪绿暗晚藏乌。”

初夏时节,位于龙南山区的庙下乡凉丰村

万物复苏、绿意葱茏

清澈见底的溪水中

鱼儿探着脑袋看向岸边的三代人

如同小时候父亲带着自己在河边嬉戏玩耍一般

初为人父的青年创客傅晓靖

每天都会抱着五个月大的孩子在河边散步

“爸爸带我抓鱼,是我最美好的童年回忆

现在,我的孩子也是一看见鱼就会‘咯咯咯’地笑。” 



“走马上任·归来”



“我今年30岁,养石斑鱼已经7年了。”傅晓靖虽然在业内已是行家里手,但乡亲们仍都称呼他为“小傅”。7年前,“小傅”从“老傅”,即父亲傅达明手中接下养鱼“接力棒”,成了石斑鱼养殖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最近,气温回升,正是鱼苗生长的好时节。这两天,傅晓靖每天都会穿上工作服,带上工具箱,穿梭在150亩的溪水鱼规模化繁育及养殖示范基地里,200个可移动式帆布养殖池可是够他忙活整个上午。

测水温、测酸碱度,捞鱼看品质, 傅晓靖熟练的模样让人一点也看不出他大学所学的专业与养鱼风马牛不相及。“我大学里学的是生产工程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在温州从事了两年互联网工作。当时回家养鱼是形势所迫……”

7年前,傅达明因车祸受伤,渔场无人照管,以致傅晓靖子遵父命匆匆回家,一边照顾父亲养伤康复,一边走马上任。大都市里繁华快节奏的丰富生活和山林间寂静得唯有溪水声的枯燥乏味,一时间,让傅晓靖对此巨大反差感到很不适应。

但在那时候,“小傅”对既陌生又匮乏的养鱼专业知识急需恶补,生活的重担并没有给他缓冲期,逼得他没日没夜地扑在了渔场,每天都给卧床养伤的“老傅”汇报学习和实践情况,“爸爸每次听到渔场的情况后,心情都会变好。”

“即使凌晨两点、三点,我也会趴在鱼池边,观察鱼在人工环境下的生长情况。或许正是这种日夜相伴,让我对鱼有了深刻的感情。”就这样,傅晓靖在父亲伤愈后也继续留在渔场,开始了养鱼的生活。


“‘傅傅’得正·理念”



傅晓靖的家庭农场里主要养殖光唇鱼,也就是俗称的石斑鱼,它们对生态环境的品质要求高,且敏感胆小、游速快、养殖难度高。“老傅”伤愈后,重新出山,就有了辅佐“小傅”的时间和精力。于是,渔场里出现了“父子兵”的最佳组合,知情人诙谐地称道:“‘傅傅’得正嘛!这个家庭农场有了又好又快发展的正能量。”

日常里,“小傅”负责探索新技术的尝试,“老傅”抓好传统养殖的稳步增收。在“父子兵”的齐心作战下,自2020年全新规划的占地150亩的溪水鱼规模化繁育及养殖示范基地项目,一期200个可移动式帆布养殖池已搭建完毕。“与原来的水泥池相比,最大的区别是能保护土地,更环保。”傅晓靖说,这种全新的模式能够承载更高的养殖密度,目前可养殖5万公斤石斑鱼。

父子共事,难免也有不同思想相碰撞的时候。

傅晓靖想引进自动化设备来代替人工操作,傅达明却认为使用传统人工更好。对此,“小傅”查找了大量的资料来佐证,最终说服了一度固执己见的“老傅”。“我们是‘傅傅’得正,两个人的想法取长补短、相互融合后,就能得到最好的效果,现在每年的销售额有四五百万元。”

除了养殖观念上的不同,不囿于现状的“小傅”还提出要打造溪鱼文化馆,“我爸这辈人可能认为只要把‘这条鱼’在山溪水里养养好就行了,而我想得更多的是,不仅要把‘这条鱼’养好,还要把它带出庙下乡、带出龙游、让它游向全国各地,乃至五湖四海。” 


“不是‘二代’·扎根”


自家小康路的步子迈得稳,老家乡亲在共富路上也不能落下。作为庙下乡人,傅晓靖家庭农场免费给村民提供鱼苗、技术,助力打造“一米鱼池”,鱼苗养成后包回收,着力带动全村人致富。

 春暖花开,正是鱼苗生长的好时节,这两天,凉丰村村民查福全准备在家门口的“一米鱼池”里增加石斑鱼的数量,傅晓靖便按照鱼苗生长节点,定期前来帮他指导养殖技术。查福全说:“他们提供全流程的养殖服务,去年帮我在家就增收了4000多元,特别满意!今年就能放心地迈开大步干了。”

“让每家每户一起参与养鱼,既是美丽乡村里的好风景,也是老百姓创业创收的好模式。” 如今,傅晓靖家庭农场每年给27户村民赠送鱼苗7万尾,平均每户每年增收4000至7000元。

“当初,我感觉溪里的鱼越来越少了,就想到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溪里的鱼像我小时候的一样多,让家乡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多年养殖后,傅晓靖对石斑鱼的情谊越来越深厚,他就像一尾家乡的小鱼,离不开家乡的水,让他在养鱼的过程中找到了乐趣。“可能就是这一批鱼,在这个池里生长得非常好,你如果帮它换一个池子,就可能会生病。我们就要找找原因,这是一种探索积累经验的过程,很有意思。”

“我的目标就是让更多人知道石斑鱼,了解这条鱼,让它为我们山里的老百姓创造更多的价值,帮大家走上共富之路。”


(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龙游传媒)

记者 | 陈忆金  毛文铖

编辑 | 邵美霞  张凯淇

监制 | 章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