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逐梦,他欲重现龙游“百里窑烟”辉煌~
分享到:





含蓄深沉、滋润如玉、色泽清雅、古拙大气,这是方坦窑乳浊釉的魅力,也是龙游文化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我就想把龙游方坦窑恢复起来,让被称为南方钧窑的窑变釉重新浮现。”这是身为方坦窑乳浊釉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翁程华的初心,他四处拜师学艺,不断探寻乳浊釉烧制技艺,只为重燃方坦窑,重现龙游“百里窑烟”辉煌。





东华街道官村村的一个小山坡上,有几排平房,装修雅致。这是以前的官村小学,现在是翁程华的工作室,在这里,陶瓷特色在各个角落体现得淋漓尽致。

1984年出生的翁程华,戴着眼镜,一丝不苟地做着眼前的作品。他就像一个魔术师,一滩湿哒哒的泥巴在他的手里异常听话,一会儿一个形状。

手工制瓷,是土与火的艺术,当匠人的手跟泥巴接触的那一刻,它就被重新注入灵魂,变得不再是一块普通泥巴,有了自己的生命。翁程华沉迷于这种魅力。

他是龙游塔石人,2008年从重庆三峡学院美术专业毕业后,回到龙游成为一名 “大学生村官”。届满后,他自主创业,开了一家陶吧。接触之间,翁程华对陶瓷愈发感兴趣。开业第三年,翁程华去金华,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婺州窑传统烧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陈新华为师。

“你知道不同釉色有什么不同的讲究吗?”

“你知道跳刀是什么吗?”

面对师傅的几连问,翁程华“懵”了。与真正的“工艺”“匠心”相比,翁程华此前完全是“小打小闹”。看着师傅烧制出来的婺州窑系瓷器,古朴端庄、器形圆润饱满。翁程华决心抛掉过去,从头开始。看到他的韧性与坚持,陈新华给他指了一条方向,复兴龙游本土的方坦窑。

“龙游居然也有古窑?”他立马翻找资料,果然在《龙游县志》上发现方坦窑的记载——是全国最早成功烧制乳浊釉的窑口。他来到方坦村,随处可见遗留下来的古瓷残片和旧时“废窑”,残片釉色拉丝感强、变化丰富,有很多出于唐、宋、元时代,可见当年方坦窑火的兴盛。

从此,复燃方坦窑,在他心中燃起“火苗”。


一入“瓷门”,才觉“深似海”。要重现乳浊釉的光彩,一路艰难。

翁程华跟着师傅学配方和烧制工艺。“一窑窑烧,一点点尝试,特别是烧制曲线,不能有一点偏差。”他还四处求学,去了很多窑口,每去一个窑口,就请教当地老师傅。

最远去过四川西坝,西坝窑的釉色与方坦窑相近,学习完后,他回来自我总结、记录。

梦想需要付出代价。四处求学、潜心研究的日子里,翁程华几乎没有收入。

一片小小的古代瓷片,购买回来研究,就要花费上千元。

很长一段时间,翁程华就在龙泉边学艺边就业。“如果放弃复兴方坦窑,我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但他心里始终有一个梦,“留在别人那里,做得再好,永远都不是自己的东西。”于是,翁程华毅然回到龙游,把官村小学旧址翻改成自己的工作室,把窑“搬”进来。他静下心,在这里正式踏上了复兴方坦窑火的第一步。

每天,他从早晨六七点开始走进工作室,一待就是十几小时。“整个过程必须一气呵成,中间吃饭都只能去扒两口,就要马上回来。”翁程华调侃道,从来没这么认真过。

要达到完美的“窑变”效果,最耗费时间精力财力的还是烧窑,让窑内温度达到1300℃。烧得透,才会出现完美效果。一次没有控制好,出窑后找不出一件像样的作品,一气之下,他把400多个杯子全摔了,一窑亏了十几万。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次次的坚持之下,“方坦窑乳浊釉的窑变釉烧制,包括釉的配置、胎土都已经非常稳定了。”

希望的火苗,才微微燃烧成点点“火花”。

2014年至2018年,他5次参加国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培训班,学习瓷器烧造技艺,为复烧龙游方坦窑做准备。终于在2018年,他被评为龙游县方坦窑乳浊釉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2019年,他的作品“青釉刻牡丹纹孔明碗”在第九届中国(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铜奖。2021年,他的作品“当代婺州窑乳浊釉将军罐”被浙江省博物馆永久收藏。

这是他对自己技术的突破,但这对于复兴方坦窑来说,只是第一步。

“做器为用,你做的东西肯定要有用,要走进千家万户。”方坦窑断烧多年,最兴盛时期是在唐朝,从方坦村一直往上到官村再到溪口的石角村,昔日是“百里窑烟”,当地村民都以此为生。

然而,今天再走进方坦村的后山,只能见到一地的碎片和几个废弃已久的古窑。站在古窑前向里望,空空荡荡。

“现在最困扰的其实是没有人,我只有一双手,肯定做不过来。”做手工艺制瓷,需要十足的耐心,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而文化容易断层,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因此,翁程华把目前工作的重心放在培养人才上。

他开设龙游县方坦窑陶艺技能培训学校,开办青少年研学旅游。“既能培养他们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同时也为进一步带动当地乡村休闲旅游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而在今年的中下旬左右,他着手建立的“龙窑”项目,也会正式亮相。龙窑依坡而建,以斜卧似龙而得名,最早出现于战国时代。重新建造龙窑后,能带动更多当地的村民加入进来,让一部分村民在家门口就业,也能吸引更多的陶瓷爱好者来到官村。

当龙窑重新恢复辉煌的那一刻,“火光”又将重新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