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农二代”和他的一个“村”
分享到:

“你要问我为什么叫南山古村,我真的答不上来。”


2月28日,浓郁的春日气息拂来。太阳映照下的石佛,山如黛、水如玉。古街古巷、古弄古亭、古民居古宗祠是石佛的特色,传统建筑与自然山水相辅相成。


在石佛,除了龙游人都熟悉的三门源之外,一个南山古村休闲度假中心正在徐徐展开,让更多人了解它的魅力。而目前运营它的是一对“农二代”90后夫妻——汪辉和龚佳晨。



01
磨去性子
/回到家乡守村子


虽然是工作日,但南山古村的游客还是纷沓至来。南山古村,名为村,其实是一个“山庄”。



白墙黛瓦,还没走进室内,由祠堂改造而来的建筑,自带气魄。在主建筑内,最吸引人的就是两个天井。透过天井,洒下一地阳光,明亮又温暖。而室内,各种古色古香的内饰、天井、雕梁画栋,都散发着特有的历史厚重感。



“掌门人”汪辉忙忙碌碌,正在为客人张罗饭菜。


空暇之余,他偶尔还会给游客讲解讲解。“这两个八角天井,很有特色,你看这上面就像八仙过海里面,可以说现在很少看见。”



“我们不少东西都是从古建筑内搬过来的,有的不是很完整了,找到的时候就被破坏了……”俨然一副导游的模样。



出生于1993年的汪辉,脾气从小倔强,一直以来都让长辈头疼不已。为了让他磨磨性子,父亲汪永胜送他去当了兵。谁知这个决定,竟让汪辉脱胎换骨。退伍后,汪辉向往杭州大城市的繁华,和朋友一起从事金融事业。


而那时,父亲汪永胜正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2012年,全省吹响生猪养殖污染整治的号角。作为全乡最大的养猪场,生猪退养后,汪永胜从外地引进项目,将养猪场修建成一个休闲旅游胜地——南山古村休闲度假中心。


“我们一家都是土生土长的石佛人,父亲在石佛赚了钱,去外面投资,那还不如投资在石佛。”如今,汪辉是这样理解父亲当时做的这个决定。


02
沉下心境
/接替父亲搞创新


看到父亲费尽心思,寻找古迹。汪辉也逐渐上了心,觉得这些东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2017年,汪辉放弃在杭州的工作,回乡与父亲一起创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是石佛人,还是想为家乡做点东西。”


说着容易,干起来难。

先不说汪辉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创业经验,光是老家安静的生活就让他静不下心。“那段时间还是隔三差五想回杭州,毕竟在那边工作了一段时间,认识了很多朋友。”一下子回到石佛,汪辉很不适应。

但在这时,还是女友的龚佳晨就一直劝说他,“先做一段时间,要是再不适合,再说放弃。”



渐渐地,在山水之间,南山古村一点点完善起来,汪辉的心也慢慢地定了下来,他与女友也在2018年完婚。

看到家乡的自然风光完全不输外面的景色,但村民们只能守着小山包种菜为生,不能产生更高的经济价值,汪辉瞬间觉得自己找到了创业的目标,“这么好的环境,如果能有更多人发现,来到我们这里,就能创造更高的价值。”



要加快修缮进度!终于在去年国庆节,南山古村的一期餐饮率先开张。不久后,垂钓中心随之上线。

跌跌撞撞当了这么久的“农二代”,汪辉好像也摸到了“门道”。南山古村卖的是风景,是老建筑,也是自然的味道。“村”里的大部分蔬菜都是从村民家收购而来,如此既保证了“原汁原味”,还为乡邻增了收。


汪辉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南山古村就这样火了起来,如今每天他都能接到订餐电话,“的确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03
打造未来
/夫妻合力畅共富


旗开得胜,山里清风吹过,吹来了热火朝天的装修师傅,也吹来汪辉的共富梦。

这段时间,南山古村的厨房忙得叮当响,而民宿基地里,装修工师傅们也在加紧赶工,预计今年6月底,“村”里50间民宿也将迎客。


与此同时,这对90后的“农二代”夫妻进行了明确的分工。一个管理,一个运营。龚佳晨花了很多心思设计南山古村的标志,定制独特的水杯、餐巾纸盒、打火机......“这些虽小,但都体现着我们的用心。”


除此外,龚佳晨还开了抖音“吆喝”。一得空,她就会拍抖音作品,没有什么特效,只是简单的记录,但常有粉丝留言:“我要来这拍汉服照。”“订餐电话多少,我们要来。”“确实不错,那幢房子真漂亮。”久而久之,不少网友也慕名前去。



(龚佳晨抖音作品)

汪辉也没有闲着,他也对乡村旅游进行了反复思考。“定位要明确,计划在亲子游上发力,吸引上海、杭州等周边地区的人,来到我们石佛。”

朝着这样的目标,夫妻俩在380余亩的“村”进行了规划。除了餐饮和住宿之外,他们设计采摘游,种植桃树、杨梅树等。另外还开辟了农田,种植绿色纯天然的蔬菜,“客人们想吃什么菜,自己去田里摘,我们帮助烹饪。”



“这个项目可以解决我们村里人就业,大概五六十人。”汪辉也作了盘算:如此一来,乡亲们既可以在这里上班,又可以照顾到家里,空闲时养的鸡、种的菜还不愁销路哩。

未来,龙游火车北站、国道351建设完成后,石佛就能成为真正的、可得之的“桃花源”。

或许这就是陶渊明笔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意吧。




(原创稿件,转载请联系龙游传媒)
记者 | 傅程 陈忆金 夏天谷
图片 | 立早  
编辑 | 邵美霞  傅程
监制 | 章承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