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年了!来听龙游人的“戏”~
分享到:
     ▼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雪里梅》剧照 

   周越先 饰 李美娘

来源:婺聲書院

《黄金印》剧照 

   周越桂 饰 苏秦

来源:婺聲楼

剧照 

   周越芗


嬉笑怒骂,演绎戏里人物

苦辣酸甜,讲述戏外人生

龙游婺剧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名伶

“婺苑三姐妹”是其中响当当的人物


她们的故事如戏,精彩纷呈

进京为中央领导演出、担任浙江婺剧实验剧团团长

名字载入《中国艺术家辞典》和《中国戏剧家曲艺词典》

......

她们的人生如戏,命运多舛

幼年生病、中年车祸、精神疾病

.......


1923年,三姐妹的父亲周春生,用二百块大洋盘下一家即将散伙的民间戏班子,便是后来被称为“浙西第一班”的“周春聚”班。从那时起,周家姐妹便与婺剧结下不解之缘。




(一)“雪里梅”
“我,李氏美娘,可怜父哑儿疯。家贫如洗,只为田主催逼欠租。”打开一段老影像,是周越先扮演的《雪里梅》。一颦一笑、嬉笑怒骂,在这十多分钟间,她不是周越先,只是李美娘。
 
《雪里梅》是周越先的代表作,原名《哑背疯》,讲的是“老夫少妻”的故事。而周越先结合当时50年代初“土改运动”背景,将剧情改成雇农父亲背女儿向地主家讨要工钱被驱赶,父女俩相依为命突破生活坎坷去迎接光明的故事,赋予剧情积极正面的思想内容。


(雪里梅节选)


全剧父亲的角色只是做好的道具,因此周越先需要一人分饰两角,上半部分是李美娘,下半部分腿部动作是父亲,对动作要求高。周越先为了将在下雪天跋山涉水的戏演到位、演出神,她在朔九寒天到雪地里练功,下雪天冰冻三尺,她打着赤脚进到河里,只为亲身体会跋山涉水这种感觉。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其实,比起之前周越先所做努力,这只是“九牛一毛”。
 


周越先,出生于1928年12月,正如寒冬的一支“雪里梅”。
 
从小在父亲戏班长大的她,耳濡目染,深深地爱上唱戏、演戏。三四岁时就喜欢看大人演戏,天不亮的时候就起来压腿吊嗓子翻跟头。但是在别人眼里,她绝不是一块唱戏的料,宽脸盘,不秀气。两岁时还得了一场大病,连续几天高烧不退,请了一个土郎中,治疗之后,命是保住了,但头歪了。
 
然而天性乐观的周越先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凭着一股韧劲和坚定的信念,在一片怀疑和讥讽声中坚持下来。为了矫正歪脖,她甚至用绳子把自己脖子硬生生绑起来,一绑就是几年。


 


周越先百折不挠,短短几年便由跑龙套一跃成为能演花旦老旦小生等所有角色的多面手、台柱子。正是有了这些铺垫,才能使反复修改的《雪里梅》一举成名,引起全国轰动,周越先还进京为中央领导演出。
 
《雪里梅》的成功,是婺剧发展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周越先也登上一个崭新的艺术高峰,把古老剧种婺剧介绍给首都观众和文艺界。


(二)“千里马”
1953年,省文化局决定,在金华成立浙江婺剧实验剧团,由周越先担任团长,并亲自执教婺剧训练班。

周越先没有上过几次学堂,但是她对婺剧的钻研,可谓“走火入魔”。

一次,周越先在村子里演出,路过了一个凉亭。里面有一位要饭的乞丐,两人居然聊起来戏剧。交谈之中,这位老人报出了高腔、昆腔、乱弹等,不光是音乐、演员、唱腔表演,人物该穿什么衣服、戴什么胡子、帽子等,都了解地一清二楚。



周越先,惊了。她发现了一颗明珠,马上就问老人家愿不愿意来团里执教,并提出愿意将一半的工资分给这位叫江和义的老艺人。这位被周越先捡回来的“乞丐”,在推动婺剧发展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槐荫记》、《合珠记》等18本看家大戏,八十多个剧本和乐谱,被原原本本记录和保留下来。婺剧有今天的地位和发展,江和义、周越先功不可没。



她和老艺人的故事还得到了周恩来同志的关注和赞许。

除此之外,周越先非常注重婺剧的传承,对学生无私授艺、毫无保留、呕心沥血,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有的成为表演艺术家,有的多次获得戏剧梅花奖,郑兰香、吴光煜、严宗河、陈美兰等等,桃李满天下。

温州姑娘郑兰香,刚到实验剧团时,外貌、声音都不算出色,周越先慧眼识才,亲自担任启蒙老师,从唱词吐字,到发声发音,到台步身架,手把手地教。无数次磨砺,仅仅四五年,就把一张白纸的郑兰香培养成剧团的“头牌花旦”,之后,郑兰香从一个演员成长为艺术家、团长,享誉国内外。



1970年,周越先被调到婺剧训练班担任教师,从演员到团长到导演,再回到普通教师,周越先非但不失落,反而觉得庆幸,她又可以培养出优秀艺术人才,让婺剧后继有人、代代相传。

1977年的一场车祸,左侧颅骨粉碎性破裂,手术时全部去除,语言功能严重受损。谁也没想到,经过三年的恢复,周越先就撑着病残的身躯,忍着病痛的折磨,又以极大的热情投入教学中。即便到了生命的最后,她念念不忘的,依然是她所钟爱的婺剧事业。

(三)“白蛇传”
和大姐周越先一样,舞台和讲台是周越桂一生中最神圣的两个地方。

1980年,周越桂告别了心爱的婺剧舞台,到金华艺术学校任教直至1992年退休。说是“退休”,实际上是“退而不休”,直到2015年,她仍分别在浙江婺剧团艺校、金华艺校给学生上课。



作为老师,为了婺剧后继有人,她严格要求学生,倾心相授。她常说,不管什么样的学生,只要有一丝成才潜质,她都愿意花十二分的心血去培养。她还说,学生将来要就业,学生家长交了学费,绝不能拿学生的前途和学生家长的希望、辛苦钱开玩笑。



叶路成10来岁就跟周越桂学戏,课堂上学不到位的地方,周越桂就带回家教。周越桂晚年身体已经不太好,躺在病床上,仍然一字一句地教着叶路成《白蛇传》的唱段。

6岁学戏,一直到2021年,周越桂与婺剧相守了80多年。周越桂师承吕浮昌,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十分有影响的婺剧小生演员。从一开始,吕浮昌就认准周越桂是天生演小生的材料,把自己所掌握的技艺全都教授给她。



她扮相俊美,气度不凡,唱腔高亢激越,韵味醇厚,表演细腻,文武兼备。

即使阔别舞台十多年,重归舞台时,只要挂出周越桂的名字,就能迎来满堂观众。



周越芗是三姐妹中最小的,外形形象是最佳的,但是她的艺术生涯非常短暂,周越芗生于1934年,8岁就跟随两个姐姐上台表演。周越芗的第一个舞台形象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书童“四九”,是个小丑角色,深受观众喜爱。

天资聪颖加上勤奋好学,周越芗成长得很快。《断桥》是她们姐妹三人同台演出的一出戏。大姐周越先演白蛇娘子,二姐周越桂演许仙,妹妹周越芗演青蛇。



周越芗一系列“蛇步”,把小青的亦人亦蛇,表现得形象生动,博得观众阵阵掌声。

仅仅几年,32岁的周越芗因罹患精神疾病,她的舞台生涯便戛然而止。病中的周越芗心里依然惦记着舞台惦记着婺剧,直到生命的终点。

为戏而生的周氏三姐妹,凭着对戏剧的执着和热爱,扎根婺剧舞台,演绎了精彩的艺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