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龙游 | 溪口,山环水绕的古村落
分享到:

浙江衢州,有着众多山环水绕、历史文化底蕴丰厚的古村落,其中龙游溪口便是灵山江上一颗璀璨的古村落。



01

盛夏的一天,驱车来到龙游货运码头旧址——小南海镇茶圩村,遇见了在衢江边生活了大半辈子,今年90多岁的王品章。“这里以前人来人往很热闹的。杭州上海的货物都是从这个码头运出去的,这一带两边的船只停得到处都是。”王品章想到当年,感慨颇深,“不过那是民国以前的事了。”


驿前码头和茶圩隔岸相望,“馆驿前”“广驿前”是老一辈龙游人对驿前一带的叫法。作为民国时期,衢江上最大的货运码头,由南北流向的灵山江与东西流向的衢江合流后,带来巨大的商机。现存的沐尘乡上塘村永济渡石碑记录着:“地当龙丘之南,平昌之北,内通温处,外达江泊、苏杭,行旅不绝之语”。通江达海,始称黄金航道。


图片


从龙游南乡竹木排运来的南纸、柴炭等货物,经过驿前、茶圩码头中转,每天以近百艘船的规模运抵沪杭,码头上货物常年堆积如山。史载“舟筏可逆水通至坑口,航程约70里”,灵山江水运撑起全县的半边天。民国时全县有渡口40处,其中灵山江21处,由此见证了灵山江航道兴旺的史实。


沿着龙丽公路向南,一路行来,满山的竹木,绿意逼人。打开车窗,凉风习习,暑气顿消。车行山阴道中,山路十八弯。忽然一个大拐弯,江水涌现,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好像藏着珠光宝玉,引得人情不自禁地沿江行走。

图片


古人言:龙南山区七山二水一分田,耕地少,“龙丘之民,往往糊口于四方,诵读之外,农贾相半”、转而经商成了不二选择。山民将木头运到江边,用藤条、蔑缆、铁链编扎成排节,推入江中,二、三十排连缀成长龙,借助水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把山货运出去。站在开阔的江边,仿佛听到当年放排的号子:“放排喽,哟嗬嗨,嗬嗨……云闪开,雾闪开,一条青龙下山来。腾云驾雾放木排。乌炭白柴送余杭,赚得铜钿换米粮,养儿养囡养爹娘,靠山靠水过辰光。” 排在江中,中流击水,曲调在耳中,高昂激奋,那波澜壮阔的场景,雄伟壮观,让人心潮激荡。


站在时代的高地,回头看灵山江航道的沧海桑田,皆是繁华旧梦。在冷水石角,清清的灵山江上,我们依然看到当年用于运输山货的竹排,载着游人在江中戏水。在清冷冷的江中,水花四溅,游人乐得开怀大笑,高兴地唱着小曲:“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滔滔江水向东流,万里江山披锦绣……”那欢乐的歌声响彻云霄。


02

听到袅袅的乡音,心中倍感亲切。方言是迁徙、山川阻隔的地理文化,对于旁观者而言,乡间是传统语言;对于已身,乡音是来自故乡的召唤。


归来吧,四处飘荡的游子。眼随着山形变换,云团飞升,闪亮处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茶园。停车坐爱冷水茶,让思绪穿过重重的山河,回到万历二十六年谷雨时节。遂昌县令汤显祖在溪口冷水店歇脚。手捧香茗,看见炒茶青的袅袅炊烟;听见采茶女的欢声笑语,诗兴大起:“谷雨将春去,茶烟满眼来。如花立溪口,半是采茶回。”“忽忽登楼去,长安五度春,云何凉水店,尚有热心人。”一首首发肺腑的情诗,深情似故人,为方山茶的扬名于五湖四海,做了绝好的广告。


图片


龙游南部群山连绵起伏,高山好水产好茶。至今在溪口的百姓仍然信奉:“待客奉白毛尖,礼以茶为先”(白毛尖是方山茶的俗称)。这些生长在大山深处的茶,经历了云雾、雨露的滋润,味绝胜。一端起,还没入口,就有一种清新入心。喝上一杯,让人卸去舟车劳顿,这一天就过得无比舒坦。有了这样的经历,方山茶是理所当然成了溪口的金名片。


让目光循着灵山江,从溪口往南溯源,遇见了柘溪、潼溪等支流。众多的溪水经过沐尘、庙下、大街等乡镇,给各地带来商机。山涧沿溪处,零星散落着众多的腌竹塘,这是溪口另一张金名片—造纸。山民采用石灰腌烂竹料,再加捣舂成竹浆造纸,所产纸以薄匀、白净、挺韧而美名远扬。《菽园杂志》中道:“浙之衢州,民以抄纸为业,每岁官纸之供”的记载。1939年《东南日报》广泛使用溪口产的手工新闻纸。民国《龙游县志﹒食货考》云:“南乡,出产以纸为大宗,每年可出三十万担,而以溪口村为其荟萃之区,故其之繁盛,乃倍于城市焉。”纸的史料,在《龙游县志》有更精确的记录:1939年,年产南屏纸20万担,花笺1.5万担,手工新闻纸5000令,产值达102.7万元,占当年龙游输出产品总值一半多,成为主导产业。


2011年,万爱珠传承的手工造纸技艺—龙游皮纸,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03

看着日将过午,行程再次开启,向南,驰入此行的终点—溪口。站在老虎山上俯视古村落,街道回曲有度,两侧巷道若爪,那弯曲的S形,俨然如一条匍匐在地的巨龙。古人道:S是吉祥的符号,源于曲则有情的高论。虽然河水弯曲能聚财气,这个说法并未得到山民的认可。不过龙形的设计,带来一个直接的好处:那就是遇上街外狂风大作、黄沙飞石时,街道内却是和风徐徐,即使有风也不会很大。村里人说:这是神龙对子民的加持。其实更合理的解释:因为街道是弯曲的,又有巷道泄风,再大的风经一挡一泄,也就没了劲道。


图片


下车走进溪口街道,“山也青,水也清,人在山阴道上行,春云处处生”,这江南的风光美妙无比。青石板、马头墙,一座座徽派建筑沿江而居。“门前衣浣白,阶下米淘泔。”多少年来,村里人仿佛把自己当成龙身上一个鳞片,彼此相扶,支撑着自己的一小片天地。我熟悉这样的场景:炸油条的锅子下面燃烧着木柴,再热的夏天,也遵守古法。镇上开着清朝的馄饨店,连他们包馄饨的样子,还是祖先的模样。回想起他们打拼的经历,犹如暗夜中燃起的一片松明,在山民含笑的眸子中跳动。


历史上溪口人重耕读,轻商。有“衙门钱,一筒烟;生意钱,六十年;种田钱,万万年”之说。灵山江蜿蜒曲折,一个“S”形,让水的实用功能活泛起来。土地变得肥沃,并推动了农耕经济向商贸经济转变,从此码头催生着乡村的经济迅速发展。


到了明朝中叶,随着龙游商帮的兴起,溪口人在商品经济感召下,开设前店后坊。“早晨开张时卸下,晚上关店时安上,”商铺林立,市场繁荣。四乡一镇的农林特产统一集散,成了唯一以县域命名的龙游商帮源头。



昔日,山区集镇以山货商、茶叶商、纸商居多。坚持诚信经营,“货不二价”,涌现出诸多的知名商户。如山货业的吴荣记;南货业是通源泰 ;杂货业是张得利;水作业(即豆腐和米酒销售)是溪口傅大昌等。尤其是溪口大昌资本额5000元,当时的规模居全县之首。


在溪口的商业贸易中最有名是纸商,傅家来开设纸号,质量上乘,比同行出产的同一件纸号重十多斤之多。商人们精耕细作,结出硕果,商贾云集,让民国时期溪口商业经济呈现出无比繁荣的景象。


《龙游县志》载录:“南乡,茶叶、桐子、杉木、松柴、白炭、竹笋,皆足以应一县而有余……其富遂有一县之冠”的气场。当地的百姓爱念叨:“灵山豆腐、庙下酒,铜钿银子出溪口”,这民谣唱得路人皆知,于是龙南“小上海”的美名远扬。


图片


士农工商、五行八作、南腔北调、西域东土……形形色色的客商、文化、心性和需求共同绘制出一幅繁华的人文图景,也推升了溪口的精神水位。笔者曾走进一家古民居,庭前榉树,屋后朴树。庭前种榉,意为早日中举。屋后栽朴,意为俭朴持家。站在狭窄天井内,仰头望着青苔暗绿,慢慢地爬上陈旧的木板壁,那种历经人事沧桑的气息油然而生。待到黄昏,借助从四水归堂的天井上方投下来的余晖,看得清天井一角,种着南天竺和金橘树。南天竺与火神祝谐音,种竺可镇火。橘与桔谐音,种橘寓吉兆,江南人家的习俗中暗藏着吴越文化的精粹。


04

在溪口开门见山,推窗见水,传统粉墙黛瓦的民居散落在江边,缀成的“龙”形村落。村上建筑大多呈现黄、白、灰、黑的基调,以精美的砖雕、木雕见长。积善堂,清中期建筑,朝西三进五开间,共9个天井,装饰华丽,木雕精细。翁氏民居,明晚期建筑,二进三开间,面阔13.9米,砖雕门楼。



山民在与大自然长期相处中,信仰建筑风水。明朝永乐年间,在灵山江进水口上建了禹王庙、福音堂;唐朝开元年间,在出水口灵山中街造了徐偃王庙,期盼通过祀神,来镇住水灾,形成了独特的水文化习俗。


山环水绕,水在谷地走得慢,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水资源。有山挡风,谷地温暖,便于种植庄稼。加上山区人勤劳,善治无隙地,民众富裕。若你有闲,在村庄附近的农家乐里住一夜,狗在门口卧着,鸡在门前啄食。门前是稻田,屋后一片绿意盎然的竹子,这些熟悉的氛围,让你身心放松。


晚上一起吃饭,山里人说:“怎的不喝酒,这儿的米酒乾隆皇帝都喜欢,喝了酒好耍。怎的不吃辣椒,辣椒养颜,吃了红红火火过日子。”土生土长的他们遵循淳朴,做点小营生。日子过得缓慢温和,却过出了很多人再也回不去的从容。



时下,世界被需要打开。随着衢宁高铁、龙丽高速,六葱湖高架索道的开通,古村落被异乡人打开。倘若你有缘,来这里走一走,可亲眼目睹山区人的世事变化。


当地人喜欢抱团取暖,他们不甘于狭小天地的苟活,不断地把目光投向远方。将茶园一点点做大,将山路一道道拓宽,将小楼一座座建起,把“山水林田草路人房”入景。现在的茶农学会上网,学会了电商,让山村美味弥漫在五湖四海的温馨中。守着家做点小吃,就可以顾住生活。等到忙空下来,泡上一壶新茶,和邻居话话桑麻,喝喝茶,多惬意的生活,给个神仙也不换。古民居、乌篷船,美得像一幅画,吸引了众多旅客游玩。那不只是水的氛围,是水一样的文化氛围在慢慢地流淌,滋润着人们的情感与认知。


图片


如今,乡村振兴让灵山江焕发了新的活力。水阔江深,一叶小舟缓缓地行在江中,欸乃一声山水绿,岩上无心云相逐。这是一条母亲河,日日夜夜、生生不息地向北奔流,它无私地养育了两岸的溪口百姓。不管我们走向何方,故乡的河流才是我们行走的故乡,如一首《忘情水》深情地吟唱,一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