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龙游文艺BOYS正式出道!
分享到:

图片



前有“小鲜肉”TFBOYS
让无数少女沉迷
后有央视BOYS以出色的业务能力
幽默风趣话语吸引了一众支持
今天,龙游文艺BOYS也正式出道!
他们就是龙游文化馆的铁三角
龙广、邢军和赵越


图片


(一)
“带着400名‘姐姐’起舞,两位领舞小伙帅气出圈。”

925日晚,在龙游举办的首届浙江乡村文化艺术节暨乡村舞蹈大赛落下帷幕,晚会上除了各种各样的表演让人应接不暇,龙广和小黑的领舞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这个视频发出去之后,很多朋友纷纷转发给龙广。很多人虽然知道龙广是学舞蹈专业出身的,但他常年都是给群众编舞、辅导,这样走上舞台,还是他工作以后的第一次。




图片



面前坐着的龙广,高高大大、长手长脚,说是舞蹈老师,看起来更像是体育老师。1992年出生的他,高中才开始学习舞蹈,“当时舞蹈生的要求很高,身高、臂长、腿长都有一定的标准。”

2014年,龙广从杭州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现浙江音乐学院)毕业。他的家乡在湖南武冈,机缘巧合之下,来到龙游工作并成家。


图片



“刚来时也比较幸运。”那时他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赶上了龙游首届文化艺术节。这对龙广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可以尽快地熟悉自己的工作。但同时也是一个挑战,他来到庙下乡严村村以后,就以酒文化为创意编了一支舞蹈。然而组织了没几天,原先的二十几个人马上缩减到了十几个。

图片

原来很多村民都适应不了龙广编的舞,觉得太难。龙广思来想去,的确是自己一开始只考虑到了动作的优美和专业度,忽略了农村老百姓没有基础的现实。于是,那几天他每天都在想如何在保证传达就酒文化特色的同时又简化舞蹈动作,思来想去后,他就每天去观察村民们酿酒。


图片



龙广发现,许多酿酒的动作自带一种美感,而且这样的动作教给村民们,他们也更容易学会。最终,一支《酒香庙下》的编舞圆满完成,获得全县一等奖。

这一次的编舞工作,让龙广学到了很多的经验教训,为之后在工作中把自己专业所学以合适的方式带给普通的乡村老百姓,开了一个好头。


图片



(二)
  小黑,大名邢军。一听这个绰号,就知道他是个黑皮肤。小黑来龙游也有7年了,但开口说话也还有山东口音,“刚来那会儿,才大学毕业没多久嘛,是个小辈,阿姨们都管我叫‘邢老师’‘邢老师’的,怪不好意思的,喊我‘小黑’就好。”


小黑和龙广,既是大学同学,又是同寝舍友。2015年,小黑被龙广‘顺’回了龙游。那时,龙广已经在文化馆工作了一年,因为需要准备一个比赛,而龙游没有比较合适的编舞领舞人才,龙广就想到了小黑。


图片


小黑从大二开始就给很多学校的大学生排舞编舞,拿过不少奖项。毕业以后,小黑在浙江财经大学做外聘老师。受了龙广的邀约,他来到龙游帮助龙广组织了那场舞蹈节目,还作为领舞进行表演。馆长看了小黑的表现,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才,希望他可以留下来,刚好当时文化馆在招舞蹈干部。龙广也将自己在龙游工作一年的经历与小黑分享,经过反复思量,小黑参加了考试。


图片


和龙广一样,小黑也是高中才参加了艺考训练,每天拉筋拉到大腿内侧全是淤血。没有基础的他,只能靠后天的努力,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他从舞蹈队伍的最后排到了最前又到最中间。“家庭条件不好,既然爸妈给了钱学习舞蹈,就不想浪费。”  


图片


这也是小黑选择工作的要求,花了时间、精力去学了舞蹈,就不想荒废,以后一定要做和自己专业相关的事情。2015年12月25日,小黑正式来文化馆报到。


“其实刚开始工作时,我的脾气不太好。”小黑坦言,刚和群众接触时,他们总是做不到他的要求,所以会忍不住会发脾气。也是一个阿姨的提醒,才让他恍然大悟,开展群众的文化生活,是要从群众的需求出发的,普通群众来参加文艺活动更多的是为了自娱自乐,过分的要求反而失了这种乐趣。


图片


从那以后,他就改变了心态,更好地融入,发现群众的美。“和以前带的学生相比,他们更认真、朴实、热情。”小黑说每次排练,叔叔阿姨们总会带上自己家里种的水果,排练过程中,每一遍都学得很认真。


最近的首届浙江乡村文化艺术节的15天排练时间里,他们只休息了2天,很多人练习到脚起泡了,都没有抱怨。还有1个队员,因为演出时,不小心被绊倒,导致膝盖红肿,队员不仅没有退缩还坚持演出,因为觉得自己影响了演出效果还有些自责……这些,都让小黑非常感动。


图片

(三)

如果说龙广和小黑平日里所做的工作,大多在幕后。那么,赵越的露脸机会可就多得多了。


图片


赵越,南京人,和龙广同年出生也同年毕业。2014年从西安音乐学院声乐系毕业后的赵越,听了同寝一个来自龙游的舍友的建议,也成为了新龙游人。


这样的故事情节,简直和龙广“顺”来小黑一模一样。


图片

更巧的是,三人都是外地人,来自天南地北,却因为艺术一同来到了龙游。后又因为艺术,各自和他们的另一半相逢。


龙广和小黑,都是在编舞的过程中认识了现在的妻子。而赵越则是在主持的过程,与“她”相识。


图片


声乐系出身的赵越,嗓音条件自然不用多说,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馆里发展他成为各大活动、晚会的主持人。“一开始肯定有些不熟练,但艺术也是靠模仿的,在学习他人怎么主持的过程中,再加入自己的风格。”


现在赵越对于主持,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要他回忆上一次唱歌是什么时候,他反而想了很久。


图片


工作最开始的两三年里,赵越经常自己开车下乡,而且是利用一些晚上、周末等业余时间去帮助群众组织歌唱节目。对于龙游各个乡镇的道路,赵越都不需要导航,比对自己家乡的道路还更熟悉。


图片


和龙广还有小黑的工作体验一样,赵越刚开始工作时,也是有些“傻眼”了。对于他来说,一个很简单的乐理问题,村民们两三天都学不明白。但最终把他们教会时,赵越又会有很强的成就感,真正体会到老百姓的精神文化也是需要进行灌溉、丰富。


图片


在大学里,赵越所学的是声乐表演,更多地侧重于歌唱方面的训练。然而在工作中,也不得不进行一些原创歌曲的创作。以龙游为特色创作了《龙游发糕》《带你去山顶》,疫情期间还创作了《他乡走天涯》《等你凯旋》等歌曲。


不得不说,不管是主持还是创作歌曲,都是赵越在参加工作之后才锻炼出来的“本领”,“做文艺工作,还是要以专业作为自己的立身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