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雅龙游 | 叶村,曾经的繁华
分享到:

图片



20多年前,我任龙游县种子公司经理。叶村村是杂交稻制种基地村,那期间我多次到过叶村,淳朴的民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近日,在县城与叶村村党支部书记、村民委员会主任叶根明偶遇。他原是村杂交稻制种专管员,热情地邀请我去叶村看看。盛夏的一天,我驱车来到了叶村村。


图片


叶村村位于塔石镇政府驻地西北7.41公里,地处平原丘陵,南、北分别与平坦村、真武山下村相连,东邻石佛乡石佛村,西与衢江区莲花镇大路口村交接,是一个有近8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


叶村以姓氏得名。民国县志卷四《氏族考》载:“叶村一族,则梦得七世孙尚和,于宋咸淳二年由乌程徙居县北二十里都今里,是为慎五堂始祖,今遂称其里为叶村。”“尚和同族弟尚武,则其五世祖筐先于乾道元年由乌程卞山迁县之岑山头,至尚武亦迁叶村,是为积义堂始祖。”“积庆堂叶氏始迁祖名光日,其先居歙县。行商到西安峽口,偶游县北叶村,遂卜居焉,时清乾隆二十年也。”历史上叶村曾属石佛乡、平坦乡、泽随乡、泽随镇等。叶村村现有1400多人口,叶姓人口约占其半。



在村党群服务中心遇到了叶正阳老人。叶正阳是叶尚和的裔孙,年已79岁高龄,脸色红润,耳聪目明,精神矍铄,善言健谈。叶老小时候曾读过四年小学,也算是一个有文化的老人,他特别钟情于村史的收集、整理,村中的大事他都会记录在笔记本上,一张20多年前载有有关叶氏先人文章的《龙游报》至今他仍保存着。


叶正阳老人告诉我们,古时叶村是通往衢州、寿昌、兰溪的交汇处,通过村庄的古道有“西北大路”之称。村东面有一条称作长溪(现称后宅溪)的河流,自北向南而流,清澈的溪水常年不断。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加之叶村人热情好客、不妒忌、不欺生,古时叶村贾商云集,热闹繁华。叶老说,民国时期,叶村有布店、杂货店、饭店、旅馆、酒坊、肉铺等各种商铺三十多家,还有青楼、烟馆等,留住来来往往的官员、商人、挑夫各色人等在叶村吃饭、住宿、购物。叶老母亲就曾开过饭店,没几年用赚的钱购买了1.2石(1石=2.5亩)的良田。



叶村村南原有一座始建于明代的经堂殿,殿宇面积约90平方米,二进一天井,供奉着观音、韦陀、十八罗汉等,距其不远处还有一座文昌阁,村西建有一座关公庙。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和庙会,四邻八乡的信众前来求神拜佛,叶村就更是热闹了。3座庙宇均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毁。


村中原有一棵古樟,树干已成空洞,可容几个小孩在树洞里玩耍躲雨避日头。村民们把这棵古樟认作“樟树娘娘”,常有村民前来烧香点烛。后来,古樟被“天火”焚毁,仅剩一截成了木炭的树干。又后来,在被烧毁古樟的一侧长出了一棵樟树苗,这棵樟树苗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2018年县林业部门挂牌认定树龄为470年。


图片


长溪宽约二三十米,为方便人们过河,在浅水处垒上了石头,但遇大水仍难以过河,影响了人们的正常出行。于是,叶村的民众自发集资,前后用了5年的时间,在河上架起了一座三孔二墩的石拱桥,名东津桥,又称东桥、福桥。拱为联锁结构,上游施剖水刀。桥面用条石拱铺出檐,两侧用长条石砌作护栏,东西走向。桥总长32米、宽3.8米、矢高5.5米。两端设台阶。两墩北面各镶嵌碑额阴刻行书“东津古渡”、“坎泽安澜”。


东津桥始建不详,清乾隆53年(1788年)为大水所毁,嘉庆23年(1818年)重建。桥旁3块碑记仍存,为“乙卯举人蒋泰潮撰”。东津桥的建成,解决了因遇大水人们难以过河的难题,为东来西往的行人提供了方便,当然也为当地村民的生产生活提供了便利。2006年4月28日,东津桥被公布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仍保存完好。2017年,由省统计局资助在该桥上游约10米处建了一座新桥,替代了东津桥的功能。


民国时期,军阀孙传芳的队伍曾经过叶村村。抗战时期,一队从衢州出发经石佛路过叶村的日本鬼子在叶村欠下了血债。得知日本兵来了,叶村村的乡亲四散藏匿,有位叶姓村民躲到村后的一片松树林里,他探头看村里情况时被日本鬼子发现,结果日本兵向他射出一发罪恶的子弹,该村民当即倒地身亡。解放初期,解放军南下福建剿匪,曾在叶村宿营一夜。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从北京去井冈山串联的红卫兵多次经过叶村,那时叶正阳已20出头,有天夜里他曾为红卫兵带路到后徐村,临别之时红卫兵还送了一颗钮扣般大小的毛主席像章给他留作纪念。


民国时期,叶村及周边村一些人贩卖私盐,常去温州进货,有一次不慎被查获。驻扎在温州的国民党部队中有个姓李的军法官,是叶村人的女婿,他偷偷把被抓的叶村及周边村的私盐贩子在夜间放了出来。这很让乡亲们感恩戴德。解放前夕,这个李姓军法官见国民党大势已去,就脱离了国民党部队,携家带口在叶村安居下来。他曾多次救过叶村及周边村的人,平时又为人谦和,因此人缘极好,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未受过冲击。叶正阳有个叫叶普光的堂兄,1949年农历正月初三,因与其父吵架赌气跑到县城的国民党部队去当兵,被其家人追回。过了10天,他又跑去当兵,后来随国民党部队去了上海。本徐村有个跟叶普光一同去当兵的老乡在解放后回到老家,他说叶普光在国民党部队当炊事员。时隔70多年,叶家人从未有过叶普光的音讯,生死两茫茫。


解放后,随着公路、铁路等交通网络的日益发达,叶村村作为交通枢纽的功能成为了历史,昔日集市的繁华也已消失,还原了一个村落的宁静和安详。如今,叶村村乡亲们过着富足而平和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