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有个10元理发店,老板娘说赚不赚钱不重要~
分享到:

图片


10平方米的小店

1把座椅

1把剃刀

1个人

坚守了20

在龙游河西街的转角处

伍菊香掌握着周边不少人的“头等大事



图片




(一)



“我这个头啊,留了快2个月了。”

9月18日,中秋放假前的最后一天,王大爷从宁波儿子家回到龙游老家,出门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剪个头”。

来到的地方,开在河西街、北门菜市场后,叫“友谊理发店”,也叫“十元理发店”。


图片


这家只有大概10平方米的小店,一个洗头处、一个座椅,开了快20年,只做简单理、染发。


“先洗头。”老板伍菊香招呼客人坐下,她自己留着一头简单的短发,做起事情来,也是干脆利落。店面小,再多一个人,都显得有些局促。因此,20年来从洗头到剪头,都是伍菊香一个人,偶尔帮人家染个头。




三下五除二,就洗好了,全程没有废话,水温合适吗、要用哪个牌子的洗发水、会不会痒......这些问题都不用问,就连要剪什么样的发型也不用问。伍菊香拿起一个像剃须刀一样的推子,需要多剪一些的地方,就利落地“推”掉,小意思修一下的地方,就轻轻地“剐蹭”一下。




“稍微给我剪短一点。”剪了好一会儿,王大爷才开口说了一句话。年纪上来了,还是喜欢头发短一点,干净一点。“上次我在宁波啊,一个小伙子给我的头,剪得可尖,再也不敢去剪了。”


一个小时内,来了三位顾客。每个顾客都走一样的流程,从洗头、剪头到吹头,大概只花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结束以后,三位顾客都不约而同地用现金支付。


图片


而伍菊香则用看似一样的手法给不同的顾客剪头,剪出来的头发,却都很合适。


她与顾客之间交谈不多,但言语中,都透露出相识很久的感觉。她会贴心地和顾客说,头发一定要用吹风机吹干,特别是晚上,再不然也要用干毛巾多擦一会儿,也会关心顾客最近的身体情况。





(二)


一个早上,伍菊香店里都是忙忙碌碌的,基本上来的都是“老”顾客。伍菊香笑着说,来她店里的顾客,上到八九十岁的老人,下到抱在手里的娃娃都有。年轻的大学生也有很多,他们从小在她店里剪,现在成了大小伙子了,也还是习惯来她店里。





还有很多行动不方便的老人,由家里人推着轮椅过来,伍菊香就给他们在门口洗头、剪头。

“我就想给他们弄得干净一点,剪得好点。”伍菊香说,老人其实也爱美,老人也有年轻的时候,现在衰老了,本来就谈不上什么好看不好看了,就剩下干净了,一定要帮他们把头发弄好一点,体面一点。


图片



帮人家把头发洗干净一点、剪得好一点,是伍菊香从开始学剪头发,就一直放在心里的两句话。

1962年出生的伍菊香,年轻时在金华学裁缝,比起打工,她更喜欢这种能靠自己手艺赚钱的工作,比较自由。一直到2001年,39岁的伍菊香遭遇了她人生中的一次痛苦的转折,从金华回到龙游。


图片



“回来以后,我就想改行了。”毕竟随着时尚的更新,很少有人还会来定制衣服。伍菊香思来想去,还是想学一门手艺,于是她就想到了剪头发。

但这时的她,已经39岁了。她犹犹豫豫地和家里人商量,帮人家把头发洗干净一点,剪得好点,肯定会有客人。家里人听了她的话,都同意了她的想法。有家里人的支持,伍菊香心里更有底气。


图片



“我想找一家简单一点的,给普通老百姓剪头的店,拜个师傅。”在龙游城里转悠了一天,伍菊香终于发现在文化路上,就有这么一家店。伍菊香壮起胆子,和师傅说明来意以后,师傅看她年纪也挺大了,而且整个人当时因为经历了生意上的失败和一些事情,黑瘦黑瘦的。只对她说,“我再考虑考虑。”

(三)



伍菊香发挥之前学裁缝的韧劲,一连好几天,每天都去师傅店里。看着她勤奋的样子,师傅也同意教她,也事先告诉她,只教她6个月。师傅考虑到她年纪也大了,基本上学徒都是十几岁就出师了。





在店里的这几个月里,伍菊香比其他任何学徒都认真,别的学徒还会偷偷懒,只有她每次都会站在店门口,主动接待客人。学了一段时间以后,伍菊香就开始给家里人剪头发,练练手,后来又给村子里的人剪,他们都夸她的手艺好,比店里剪得都好。


图片


于是,在店里她也开始慢慢给顾客剪头,“他们还是对我不放心,还要叫师傅再改改。”伍菊香有些无奈,每次师傅改,她都在一边看着,其实也没改多少,就是顾客心里不放心。


想到这里,她就很想快点独立。一次,她给一个女顾客剪了一个当下最时髦的“刀削头”。第二次,那个女顾客又来店里,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来给我剪”。




这一次,伍菊香觉得自己得到顾客真正的认可。不久以后,她就自己在文化店上找了个店面,但房租太贵。她又兜兜转转,发现在河西街上就有这样一家店面。小小的,虽然位置有点偏,但好在附近又有居民又有菜市场,就租了下来,理发的价格从最初的3元到5元到8元再到现在的10元。


“别人都说我可以涨涨价,但是我想我开在这个巷子里,而且都是老顾客。”伍菊香想想还是维持现在的价格,不想赚多少钱,每天就像上班一样, 早上8点左右到店里,刚好买菜的人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来,回家能够在太阳落山之前就可以了,没客人就坐在巷子里玩玩,或者去师傅那里看看。


图片


原来,她也曾经休息过一段时间,因为手容易过敏,长时间浸在水里给客人洗头、染头,十个指头经常缠满胶带。实在坚持不下去,她就将店面转给别人。一年左右,接手的人就不干了。得知房东要把店面转给别人,伍菊香觉得很舍不得,还是自己接回来重新开业。


伍菊香说,这个理发店对她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维持生计的生意,更是一份寄托。“年轻就没赚到钱,现在老了,只想有个地方待着,有份活儿可以做,帮人家把头洗干净,剪得好一点,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