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龙游!“00后”小伙把方言写进歌里,唱给你听~
分享到:



图片


图片
庸人历险.mp300:00/23:58


每个人心中

都藏着一处最柔软的地方

那便是家乡

他把龙游这座小城写进歌里

他把对家乡的爱藏在旋律中

手握一把吉他

低头轻轻吟唱

一句句熟悉的龙游话里

安放着他的乡愁





“地方上的妇女都出去做事了,早晨三四点钟起床,天还是乌洞洞的,饭也要自己带……”8月底,“00后”龙游青年劳安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布自制民谣专辑《庸人历险》。他以不紧不慢的方言,吟唱着这首《天公老爷》。有人留言:“这一听就是浓浓的湖镇口音。”


现在上海求学的劳安,说自己是一名“小镇青年”,因此,耗时两年多创作的24分钟完整音轨,极富城镇气息,精准勾勒出家乡的市井味道——很有灵性的阵阵鸡鸣声,拉开歌谣序幕。自带回音的清脆鸡叫声,是乡村清晨最熟悉不过的开场,不自觉中把人带回熟稔的小城。


图片

劳安自制专辑所用设备

“土到掉渣”的方言民谣

是家乡大地的缩影


2018年,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劳安决定做一张音乐专辑。


“那时候,对未来很茫然,又迫切想找个途径,抒发自己的情感。”劳安欣赏“五条人”乐队,专辑之所以选择“方言+民谣”的形式,也有受他们启发。


“五条人”用海丰方言唱“倒港币”的故事,单身佬“阿炳耀”的故事,农民“李阿伯”的故事,“歌词‘土到掉渣’,但每一首歌都是一幅充满了广东风情的县城画面,是家乡大地的缩影。”


图片


时代的发展,让年轻人有太多的曲风可以选择,而在音乐日趋娱乐化的背景下,原汁原味的方言民谣,显得特别珍贵。


“因为它彰显了音乐的一种意义,即歌唱脚下真实的土地与人。”在构思曲目时,劳安不止一次心生感触:每个人心灵的深处,总会有一片心田,像一片被时间风化过的土地,时常得用氤氲的乡愁浸润,而音乐从来都是唤醒乡愁最简便又最高效的方式。



图片

专辑配图《吃什么》


中学课余时间里,劳安会写诗歌和小说“练笔”。“好的歌词都是诗句。”可当歌词要用方言吟唱时,字词排列就不再那么“信手拈来”了。因为方言这种文字,属于俗口俚语,落于实际书写时,常常是尽其意而不得其所以。


当劳安开始细细琢磨家乡方言时,才发现龙游话不仅有趣,更是博大精深:“额能”是溪口人的“我”,“切放”是北乡的“吃饭”,“那、那”的那是湖镇人……劳安感叹,由于自己平时湖镇话说得少,语音也会显得不伦不类,但总归还是“乡音未改”。


“我的语言的界限意味着我的世界的界限。”对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的这句话,劳安深以为然——每一句方言歌词背后,就是他自己的世界。为方便听者理解,进入到这个“世界”,劳安会在曲目末尾做备注:《吃什么》的歌词末尾,备注“五更:早饭”;《歇夜》末尾,备注着“多张嘴载:多一张嘴要养”;《变形记》后,也备注着“脚拐:脚”“手拐:手”。


图片

专辑配图《变形记》


“以梦为马

我还有大把时间去历险”


点开播放键,乡音起,娓娓道来的是小城中寻常不过的一幕:早起谋生计,艰辛讨生活,生活虽不易,仍要往前走嘛;和声起,叙说的是每一个鲜活生命的跳动;吉他入,伴随絮絮低语,闲适时光,日常散散步,左看看右看看,思考着明日该吃啥的大问题,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转瞬,敲锣打鼓,似烟火气升腾而起,好不热闹……


“即使是最普通的人,生活也是一场非凡的冒险。”劳安为专辑取名《庸人历险》。他用最基础的收音设备,摸索着混音制作软件,制作了7首曲目,无一不是不断浸染在最日常的生活中采集、淬炼才得出的。


图片

专辑配图《河》


“我并没有给自己定下创作期限,所以不着急。毕竟人生很长嘛,还有大把时间去尝试、去历险。”劳安的这份松弛感,也构成了音乐的底色。


“有一天,陪着爷爷奶奶吃饭,我喝了红曲酒,整个人有点飘飘然了,突然就想到了‘赤脚奔月’这四个字酝酿的画面。”专辑中,没有歌词的《赤脚奔月》被一分为二,这是劳安最喜欢的曲目,创作时使用的“乐器”是筷子和不锈钢脸盆,“虽然都是‘敲锣打鼓’,但两段《赤脚奔月》的氛围不一样。一半接近土地,一半飘向天空。”


图片

专辑配图《赤脚奔月》


为了给每首曲目配图,劳安从朋友那里征集了很多家乡的照片。多张照片重叠曝光,亦真亦幻,却又无比贴合奇妙无穷的小城生活。将来有机会,劳安或许会把《庸人历险》“转换”成视频。


“其实我从来没把这些音乐当作是自己的东西,因为都是给听者的。”在劳安看来,他就像是在时光中切开了个口子,截取了某时某地一段循环的片段,又适宜地加入了新鲜的流行元素,“若有人听进去了,就容易与自己记忆里的某时某地交缠生长,成为一粒引起乡愁的种子,也成为可以解开乡愁的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