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唯一!这名女法医真飒~
分享到:

图片

脱下警服,她大大咧咧

穿上警服,她心思缜密

可以说她既是医生

又是警察

她就是龙游唯一的女法医

——邵丽俏


近日,一部没有流量,也没有大IP改编的网剧《御赐小仵作》,迷住了许多人。仵作,即古代验尸的人。在现代,就被称作为法医。
由于这一职业的特殊性,有关法医的电视剧,一经上演,就能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无论是TVB港剧《鉴证实录》,美剧《犯罪现场调查》,还是日剧《非自然死亡》......这些剧都以法医为背景,收获了一批“粉丝”。
 然而,现实中的法医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呢?今天,就让我们,从龙游这位基层女法医10年的工作经历中来一探究竟。


(一)植根


5月31日下午,在龙游县刑事侦查大队的刑事科学技术室,邵丽俏对着电脑,正在看着伤情报告。刚生完二胎后的邵丽俏,渐渐地开始转型了,“最近不太去现场了,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伤情的鉴定,和一些宣传的工作。”这是对她的“优待”,这之后,她还是需要“奔赴”现场。


图片

 

很难想象,面前这个,个子不到一米六,体重只有八九十斤的邵丽俏,是冲在案发现场“第一人”。

“这么多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但回想起十余年前,第一次看到真的案发现场的场景,邵丽俏还是历历在目。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尸体,是一个老奶奶。”2011年,还在温州医科大学就读的邵丽俏,去到了金华公安局实习。



图片


图片



是一场入室盗窃案,由于被当事人发现,小偷在情急之下,用外物砸死了老奶奶。“当时,她的面目表情和扭曲的姿势,就给我一种‘死不瞑目’的感觉。”可怜之心多于害怕,看到这样的场景,邵丽俏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希望抓到凶手”。

 

图片


其实很多人都对这个“小个子”女孩,为什么会选择法医专业,充满不解。

1988年,邵丽俏出生于金华。对于自己以后要做的职业,从小就有一个大致的目标,就是“学医。”只是对于要学什么方向,还没有很明确的认知。

 

“有一次,我看了一部叫《鉴证实录》的电视剧,一下子就被迷住了。”由陈慧珊饰演的女主角聂宝言成为了她的偶像,“聂宝言简直太飒、太酷了。”



 图片
(图源网络)


2007年,邵丽俏在填写她的大学志愿时,就将温州医科大学作为了第一目标,将法医专业作为了她的第一专业。


“我的父母没有反对,一直以来他们都很尊重我的选择。”邵丽俏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一专业。在5年的求学生涯中,前四年,都处于一个“打基础”的阶段,到了最后一年,她才开始真正地接触和法医有关的学习。

 

通过学习和实践,让原本只是被聂宝言迷住的邵丽俏,真正产生“要将真正的犯人绳之于法”的信念,且在她的心中慢慢植根。

 图片



(二)线索


入职之后,作为一名真正的法医,冲在案发现场第一线,让死者“开口”还原真相,找出真凶,这就是邵丽俏每天工作的日常。

“让我印象尤其深刻的,就是完全由我一个人处理的‘分尸案’。”在龙游这个小城市,治安一直以来都很好,很少出现这种手段残忍的案件。

 

图片


那是几年前的夏秋之际,接到报警电话后,警察马上开始调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之后开始查看监控视频,在一个视频中,发现犯罪嫌疑人手提两个箱子,打车去了一片郊外树林。

 

“从这个视频里,我就大致可以推断,死者被分尸了。”前往埋尸现场的路上,邵丽俏一直在做心理建设。“待会儿打开箱子时,会是脸朝着我吗?被分解成多少块了呢......”

 

图片


等真正打开箱子后,邵丽俏反而不害怕了,“尸体被分成了两半,死者是被掐死,颜面肿胀、发绀,很可怜、很可怜。”

 

“这起案件,犯罪嫌疑人比较明确,需要我们法医做的其实比较少。”但要让罪犯真正绳之以法,还是需要法医采集到的物证,与各项证据形成一个闭环,才能真正对其定罪。

 图片


因此,作为一名法医一定要重证据,在受害人身上找到嫌疑人的生物物证,在嫌疑人身上找到受害人的生物物证,而不是旁听偏听,要对每条线索进行甄别。

 

对于这一点,邵丽俏也是深有体会。“有这样一起案件,有人打电话报警说在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本着只是可能有人溺水的心理,邵丽俏和同事们还以为这起案件能够马上结束。

 


没想到将尸体打捞上来后,邵丽俏在尸体身上发现了明显的“他杀”痕迹。据推算,这具尸体已经在河里漂了有二十来天了,死者早已“面目全非”,难以辨别面部特征。且由于浸泡时间过长,死者的皮肤已经高度腐败,难以提取指纹辨别死者信息。

 

抱着一丝希望,邵丽俏反复提取死者手指上仅存的一点点皮肤,熬了好几个通宵,通过指纹,终于比中了死者信息——原来是一名拾荒者。

 图片


锁定死者信息后,再通过对死者生前的人际关系进行调查,发现其只与另一名拾荒者和一名聋哑人来往频繁。

 

这又给邵丽俏的工作增加了难度,她来到拾荒者平时居住的垃圾场,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找到了“作案第一现场”,发现了嫌疑人就是另一名拾荒者。这就与之前调查到的监控视频,另一名拾荒者和死者共同出现形成对应。

 

“我们要做的就是与‘物’打交道,在它们的身上找到线索。”

 



(三)体验每一天


形形色色的案件接触下来,邵丽俏早已明白,做一名真正的法医,并不像影视剧里演的那么炫酷、光鲜。相反,他们的工作总是又苦又累又危险。

 

图片


“我见过尸体变化的各个阶段,最难忍受的就是刚腐烂的时候。”尤其是夏天,尸体腐烂的速度尤其快。“基本上只要一两天,尸体上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虫子、蛆,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受不了,味道自然也是很难闻的。”


邵丽俏要实打实地去触碰这些尸体,只有90斤的她,往往要翻动的尸体都比她重,“最重的可能有两个半我那么大。”在同事们的眼中,邵丽俏就是一个“怪力女子”。

 

图片


除此之外,每次出现场,邵丽俏都自己拎着近20斤的勘察工具箱,走在山沟、池塘边。“也有一些人,看到我拿着这么大的箱子,还会主动帮我拿。”但对此,邵丽俏会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我们碰触的东西,在外人眼里,还是有些忌讳。”


“可是我不太在乎,我们是在帮死者寻求真相,不是吗?”邵丽俏笑起来,弯起她的眼睛。

 

图片


十余年来,经过邵丽俏检验尸体约450余具,伤情鉴定1600余人次。在她怀孕期间,也一直在帮忙做伤情鉴定的工作,“虽然在休产假,但工作实在太多了,一星期有两天我都要过来帮忙。”

 

没有案件发生时,邵丽俏还要对民事、刑事案件中涉及法律事件的活体(人身)进行调查、鉴定;检验和鉴定同犯罪有关的法医DNA物证,为个体识别和亲子鉴定提供科学依据;对医疗纠纷案件进行鉴定,分清责任性质......

 

图片


“要是碰上有案子,就不分上下班时间了,哪怕是晚上,也要马上出警。”如果是下午三点遇上了案子,那么第一时间先去现场,“在现场的时候,是很慢的,基本上要看到两三个小时。”回来之后,匆匆地吃个晚饭,就开始看尸体。“再就要到深夜才能结束了。”

 

“我们法医的工作,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事不是急事,整个过程,不敢耽误,也不能耽误。

 

“说实话,看过世间残忍,我更有敬畏之心,也看得更开,觉得这世界上,其实很多事情是没必要的。”邵丽俏笑着说,“我现在的每天,就是在体会人生,体验每一天。”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