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徐村的大公殿
分享到:

横山镇后徐村有后徐、胡家、大公殿、大平山、地毛山、上庄溪、莲塘角等七个自然村,全村现有六百九十四户一千八百二十余人。大公殿自然村现有二十八户约八十人,是后徐村人口最少的自然村。大公殿自然村得名,源于后徐村原有一座大公殿。

大公殿是祭祀徐偃王的庙宇。在龙游各地,祭祀徐偃王的庙宇众多,名称各有不同,如徐偃王庙、仁惠庙、徐王庙等。在我的记忆中,迄今全县尚存的大公殿有两座:社阳乡大公村大公殿和沐尘畲族乡马戌口村大公殿,这两座大公殿都已有数百年历史。得知后徐村也曾有座大公殿,我便决定探个究竟。

深冬的一天,天气晴好,暖洋洋的。在后徐村干部和热心村民的陪同下,我走访了村中几位年长者。九十一岁的李友仁和老伴正在厨房包粿,我们走进他家,他双手粘满米粉就走出厨房跟我们打招呼。李大爷个子不高,面色红润,声如洪钟,中气十足。在交谈中得知,李大爷年轻时曾参加过当地的一个戏班子,经常在大公殿唱戏。那时由于住家与大公殿很近,夏天的夜晚他经常跑到大公殿睡觉图凉快。据李大爷介绍,大公殿位于胡家自然村西北角不足千米处的一个小山包上。他还记得,从他的祖先口口相传得知,大公殿建于明朝,具体年份则无从考证。据此,后徐村的大公殿距今至少有约四百年的历史了。清朝光绪年间和民国年间,大公殿都曾有过扩建、修缮。一九四三年重修大公殿时,李友仁已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修缮完工后的开光仪式迄今还有印象。该殿由胡家、后徐、下宅等村庄民众集资兴建,李友仁见过的殿宇占地面积约四百余平方米,分三进,大门匾额上写有苍劲有力的“大公殿”三字,一进正中供奉徐偃王泥塑像,塑像高达四五米,两旁为四大天将,左侧架有一个大鼓,右侧则悬挂一口青铜钟,钟高达一米半,口径有一点二米,每天早晨六时、晚上五时各敲一次钟,钟声洪亮,据说能传至龙游县城。绕过天井,进入二进。二进正中供奉着一尊观音娘娘泥塑像,左侧为韦陀佛,右侧为千手观音。三进为子孙堂,正中供奉着一尊蜈蚣爷爷泥塑像,四周为十八罗汉。蜈蚣爷爷是什么神,无考,大概寓意子孙瓜瓞螽斯、人丁繁盛。殿内柱粗梁高,气势宏伟。大公殿大门口栽有一棵古柏,树高达二十多米,树干粗得需二人才能合围,树干约五米处有三根枝条,分别指向胡家、后徐、下宅三个村庄。这棵古柏在三百年以上。殿四周植有多株香樟,竹木茂盛,风光殊胜。大公殿大门东面四五十米处有一块乌龟石,重达千斤,形态逼真,据说有位老农用铁锹在乌龟石中间部位铲开过一道裂缝。乌龟石究竟从何而来,不得而知。善男信女在做祭拜活动时,须祭拜十座桥十座殿。由于后徐村的大公殿位于通龙游县城、衢州、兰溪、寿昌要道,故各方信众途径时必进殿祭拜,因此此殿平时香火不绝,尤以每月农历初一、十五日为盛。

胡永年今年七十九岁,我们来到他家时,老人正在家门口晒太阳,他的面前摆着一条木凳,木凳上排着一套三卷《安定龟山胡氏宗谱》。翻看《安定龟山胡氏宗谱》,第一卷谱内绘有一图,标注为大公殿。胡老绘声绘色跟我们讲述他年少时大公殿迎神(俗称“接老佛”)的情况。胡家、后徐、下宅各村坊在每年农历正月都要举办迎神盛典,在迎神前需做好各项准备工作。首先要将迎神的厅堂打扫清理干净,将“老佛轿”擦洗干净后置于厅堂之上。“老佛轿”专门用于接送老佛,各村的“老佛轿”略有不同,比如胡家的“老佛轿”有二米高、一米宽,分上下二层,用四人抬,而后徐的“老佛轿”简单一些,就一张竹椅,二根抬杆。厅堂的长条桌上预先摆放有各式各样素糕点、鲜花等供品。迎神前一日,要宰杀一头“老佛猪”,宰好的猪褪毛去内脏,收拾整理干净后,整头猪置于一木架上。然后精心给予“化妆”:猪的两耳插金花,口含香包,背上放置用五色纸剪成的元宝,四条腿上贴有五色纸花,尾巴系红头绳辫子。“化妆”后的猪抬至厅堂摆放。各村坊迎神接佛有次序:农历正月初九日胡家迎神,早饭后以“三眼炮”放炮为令,村庄男女老少即换上干净衣服或新衣,手持焚香,排着长队跟在“老佛轿”后面到大公殿内“接神”,一路放炮声、鞭炮声不断。“三眼炮”为一根铁铸管子,长约五十公分,粗约十公分,上中下各有一个铁圈,底部有一个“眼”用于装火药线。“老佛轿”到殿门口时,殿内钟声响起,殿外鞭炮齐鸣,人头攒动,场面壮观。人们焚香烧纸祭拜后,将殿内一尊安置在盒子内的高约五十公分的描金佛像安放在“老佛轿”内,于是众人簇拥着随“老佛轿”返回村坊。紧接着,家家户户在门口焚香烧纸燃放鞭炮,沿路两旁店家亦然。佛像接至胡家后,供奉在徐氏宗祠内,每天早晚善男信女进祠堂焚香烧纸祭拜,直至正月十五日送回大公殿,然后由后徐、下宅先后迎神、送神,仪式如同胡家。迎神、送神之日,当地戏班子在大公殿内唱戏,曲目有《百寿图》、《姜太公钓鱼》等。衢州市农业局退休干部刘土根(已故)是后徐村人,回老家后收集整理了一些当地民俗资料。据他遗留的资料,后徐迎神活动还有另一种说法:每年农历正月十一日为姜姓(祖姓)迎神日,十二日为徐姓(祖姓)迎神日,十三日为客姓迎神日,正月十六送神回殿。民国初期,因姜姓家族衰败,后徐村改为农历正月十二日、十三日迎神,胡家为初十日,下宅何日迎神不详。

胡永年老人还跟我们说起一个传说:后徐有一张姓姑娘,有一天随母亲到大公殿祭拜徐皇老佛(徐偃王),见徐皇老佛面容慈祥、相貌俊朗,便迷上了。回家后,张姑娘相思成疾,以致卧床不起。母亲问其故,姑娘对母亲细诉衷肠,并说常在梦中见到徐皇老佛。母亲嘱咐女儿:如再在梦中见到徐皇老佛,就用纱线将他缚住。当天夜间,姑娘又在梦中见到徐皇老佛,她连忙按母亲所教抽出衣角的纱线缚住他。次日一早,张姑娘的母亲上殿,发现徐皇老佛塑像有一根纱线缠腰,便知系女儿所为。不久,张姑娘去世,乡亲们认为她是嫁给徐皇老佛做娘娘了。早年,后徐就有农历正月十四日接大公殿娘娘回村祭拜的活动。据当地传说,大公殿被拆毁后,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有人远远看到大公殿原址有位身着长袖红袍的美人在梳理她的长发,美人面前还摆放着雕花描草精致的梳妆盒。村民们认定,那位美人就是娘娘。此传说难辨真假,但由此或可见当地群众对大公殿有着浓浓的情结。

1953年“破除封建迷信”,大公殿内徐偃王、观音娘娘等塑像全部被毁, 1958年大公殿成为模环区万头养猪场分场,却因所养生猪死亡率极高,一年之后养猪场便停办了,后被用于胡家两个生产队堆放稻草。“文革”期间,大公殿建筑遭拆除,木料等被胡家两个生产队用于建仓库。至此,存在了数百年的后徐大公殿原址成了一片废墟。而大公殿门口那棵古柏则于1961年被建德寿昌人以三百元买走,据说是用于炼樟脑丸,乌龟石也被搬去修建村内的渠道了。1984年,胡家自然村村民或因兄弟分家、或因改善住房条件需要,在大公殿原址西侧建起了新房,之后大公殿原址附近渐渐形成一个小村落,这就是现在的大公殿自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