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会来
分享到:

【一】

我有些贪婪地望着眼前:红色木栈道一侧成片的大滨菊开出洁白素雅的花朵,另一侧是芒草吗?怎可以如此波澜壮阔?它们随木栈道在衢江北岸绵延着,袅娜着,开到如同繁密花海,风过处,如羽轻扬。

这是龙游县城漫步道二期,西起殿山王自然村,下穿虎头山大桥、龙游大桥直至龙游石窟,全长6公里。彼时听跑步归来的邻人不绝口地称道时,我还笑他们夸大其词:不过一条漫步道,不是吗?真正走近,才欣喜到说不出话来,彩青路,木栈道,甚至那棵修剪后的老枫杨,都别有一番风情。

木栈道蜿蜒向东。我一边往前一边看空阔的水面,微风与水缠绵处,几叶小舟安然停驻。此刻斜阳映水,光线在船身上涂了一圈浅浅的金晕。我有些恍惚,看对岸高大的建筑物在衢江、灵山江联绾处留下清晰的倒影,而低下头来,又已邂逅一片紫穗狼尾草。

如初见。一眼倾心。举目皆风景。

木栈道就那么跋扈地延伸至衢江水中?优美的线型,精致的栏杆,连同不远处苍翠的岛屿,风吹起波浪拍岸的声音,生动,旖旎。有介绍说这是龙游唯一的一条江中木栈道,长500余米,建造时无进场道路,只有采用挖砂船运送砂石料填砂筑岛,90多根灌注桩每打一根都步履维艰……我无从想象修筑时候的重重困难,只凝神看它,若邀上三五友人,练瑜伽,打太极,行走,闲聊,会怎样地心旷神怡?

停下来,我趴在栏杆上,看远处水天一色,看木栈道在江中逶迤成最美的姿势,有睡莲极致绽放,再力花一丛一丛的,缱绻相依。

【二】

年少时候骑单车的记忆,一定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穿越光影闪现在眼前。当我邂逅古香古色的自行车驿站,我有些雀跃,这时候,是不是可以骑上单车去寻访龙游石窟?几个孩童在前面你追我赶,偶尔也回过头来对我做鬼脸,一边还咯咯笑着,又清脆又澄澈。

往前,便是彩青路,它如一条长长的红色缎带,灵动地飘入绿树丛林。我惊艳于路面的红,路外的绿,这巨大的色彩反差,此刻竟那么地和谐,还似乎就融合到了一起,一如“浓绿万枝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

沿途一片宁静。青郁如墨的竹林,遮天蔽日的古樟,开出粉色花朵的木芙蓉,越往深处,越发幽深起来。我的目光落在一棵郁郁苍苍的老树上,“苦楝、楝亚科、落叶乔木……”树上挂着树牌?若我不去看牌子,我还认不认识这棵树?不止苦楝,乌桕、枫杨、桑,这些远得只存在于书本上的树木模样,此刻渐至清晰起来。还记得桑树吗?夏渐深,桑葚熟,伙伴们怎抵得过那美味的诱惑,摘了便往嘴里塞,停也停不下来,还嬉笑着,打闹着。那样的时光,又跋扈又稀有。

还有更惊艳的,不是吗?“秋来霜染柿子红”,周洪畈的柿子林,只黑树、红果已经占尽了风韵,更何况当斜阳浸染,当它们与不远处的竹林禅寺相应成景,又是怎样的清远深美?是不是叹为观止?

浣衣。垂钓。骑行。随处可见最曼妙的景观,随时让人停下脚步来。这条漫步道,如一个水湄伊人,极尽风姿,极尽风情。

【三】

世间很多绝美风景会因一个人、一段往事更引人入胜,龙游衢江、灵山江两江之上,汤显祖曾写“系舟犹在凤凰山,千里西江此日还。”它将双江联绾处舟楫往来的绮丽风景展现在眼前。那时候,他走过凤凰山,走过竹林禅寺,可曾走过茶圩码头?

站在 “茶圩古码头旧址”处,烟柳低垂,几叶小舟悠然停泊,衢江水一碧千里。我极目远眺,眼前可有昔日码头的迎来送往?光影闪烁,古旧时光里,两江江水浩淼,茶圩商贾云集,码头上,“龙游商帮”在这里扬帆起航,也在这里弃舟登岸……

我喜欢这样的绿道,它记得这里所曾有过的繁华岁月,它让衢江北岸明清时期最大的码头有了追念之地,它更让逐渐荒芜的河滩焕发了勃勃生机。“山水为基,人文为魂,特色为本。”当自然与人文交相辉映,眼前,分明一幅动人的画卷。

不止古码头,还有修筑于防洪老堤坝之上的彩青路,已然串联起水文站、龙游石窟和竹林禅寺。龙游是一个千年古邑,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商帮文化、石窟文化都是金贵的历史财富。当我走在绿道上,一一经过这些充盈古韵的地方,是敬畏,亦是感动。

谁在说: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

不是旅行,这里也不陌生,我却知道我会来,像今天这样的行走,悠然,闲散;我知道你也会来,跑步,休憩,抑或只是慢慢骑行。如此,我们便可以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去经过每一个驿站,去登临每一条栈道,也去看沿途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时光就这样慢了下来,一路相伴的,是最清新的空气,最明媚的心情。

沿彩青路慢慢往回走。抬眼,斜阳正落于江面之上,归鸟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