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牛:素志丹心显峥嵘
分享到:

31.jpg


  杨小牛,中国工程院院士。1961年生于龙游。
  现任中国电子学会电子对抗分会副主任委员、总装备部电子对抗专业组专家成员、总装备部科技委兼职委员、通信信息控制和安全技术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电子信息控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电子学会会士。
  主要从事通信信号处理与分析、软件无线电等科研工作,主要著作有《软件无线电原理与应用》等。
  杨小牛曾4次踏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5次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二等奖;第三届国防科技工业杰出人才奖;部级科技进步奖一、二等奖;光华科技基金三等奖等国家级荣誉。

  A

  1978年7月,恢复高考第二年,杨小牛从龙游县湖镇中学高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的考入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无线电通信,可以说,母校是他的初心所在,更是他的科研梦诞生的地方,它启发了他对科学的热爱,对无线通信事业的不断追求。
  1982年大学毕业后,他分配到三十六研究所工作。这是一家专业从事通信信息控制技术的国家研究所,1978年组建于江山,1989年整体搬迁至嘉兴。
  1985年杨小牛回到西北电讯工程学院读研究生,师从杜武林教授攻读通信与电子系统专业,毕业后又回到了原单位。
  杨小牛一直有一个藏在心底的国防梦,并为此而默默努力。上世纪80年代,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毕业的他,来到三十六所从事特种通信技术科研工作。那时,中国在特种通信专业领域的研究刚刚起步,比发达国家迟了整整30年。
  “外国人能干的,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干!”上世纪80年代末,如何接收、处理低截获概率信号成为世界性难题。为了攻克这项技术难题,杨小牛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每天闷在办公室查资料、搞实验,几乎废寝忘食。有一次,为了对一项新技术进行检测,他一直忙到凌晨,家人到处找,最后在车里找到他。经过五年的艰苦攻关,杨小牛率领科研团队硬是把想法变成了现实,这就是宽带数字接收机。
  杨小牛的妻子俞书峰说:“他睡眠质量很差,有时一个晚上只能睡一两个小时。我劝他睡觉了,什么都不许想了,可他控制不了,满脑子都是研发的事。”一旦碰到新的科研任务,他接连三四个晚上都睡不着,最后只好服用安眠药。
  杨小牛从没有厌烦过科研时的枯燥乏味,对技术的问题特别钻得进去,“发现问题,再难也会想办法解决,”凭着这股“执拗”的劲头,让一个个“首次”的传奇在杨小牛身上诞生:
  首次提出并成功研制国内第一台宽带数字接收机;
  首次提出低截获概率信号拼接解调方案;
  首次提出离散梳状谱干扰理论及其峰平比优化算法;
  首次提出软件无线电中的带通采样和盲区采样定理;
  首次提出基于多相滤波理论的实信道化接收机/发射机高效实现模型;
  首次提出基于软件无线电思想的新一代体系结构和“软件星”概念;
  首次提出信号战、比特战思想……

  B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知识分子出现了下海潮、出国潮。不少与杨小牛一起干项目的同事出国的出国,下海的下海。但他不为所动,虽然当时生活很艰苦,年终奖就是发军工补贴,一年下来100多块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也有人拉他下海,但他顶住了外部的诱惑,毅然受命担任了一项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总设计师。
  杨小牛说,面对诱惑,他总会想起当年教会他扎实求学的老师,想起老教授们一心扎根大西北搞科研的身影,然后便踏踏实实沉下心继续做好本职工作。这也是他30多年来能够一直坚守在军工电子领域搞科研的原因所在。
  “早上八点前到办公室,中午在食堂吃个盒饭后便接着工作。晚上回家吃完晚饭又再返回所里加班”。同事说,在大部分日子里,这就是杨小牛一天的行程表,对他来说,假期已经成为记忆。
  科研是一件长期而艰苦的事情。由于常年的加班与出差,让杨小牛变得又黑又瘦,参加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时,同学们看到他,笑称他为“非洲难民”。他的大学同学现任三十六所三室主任周革说道,“那时他工作压力大,没日没夜地干,让他过早地长出了白发”。
  在办公室里、走廊上,甚至是电梯间里,常常可以看到杨小牛与同事聊起科研技术问题。在他的眼里,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没有想到的事情和没有尽力做到的事情。
  在某卫星项目中,他大胆提出基于软件无线电技术体制的多通道互为备份的侦察测向一体化新方案,并在卫星中使用,填补了我国在该技术领域的空白。“人生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去衡量,名利是一方面,对于科学的执着追求是另外一方面,他选择后者,并且耐得住寂寞一直坚持下来了,让我非常佩服”,孙勇这样评价杨小牛。

  C

  创新,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早在1999年时,杨小牛在前期科研的基础和思考上,率先提出了软件无线电原理,与美国保持了同步。“刚开始提出来时,遭遇质疑和否定。”杨小牛依然坚信自己的超前视野,以实验数据为依据进行严谨的论证,2001年出版了国内第一本软件无线电专著《软件无线电原理与应用》,引起了国内外震惊。这本书广泛被应用,在行业内罕见。
  对科研的痴迷以及全身心投入,使杨小牛在技术上不断突破。经过无数次试验与验证,杨小牛终于在国内首次研制成功了宽带数字接收机,所采用的多信道并行快速傅里叶变换(FFT)处理技术达到了当时的国际领先水平。在此基础上研制成功的某国防电子信息系统获200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杨小牛第一次踏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
  “这对我而言,是莫大的鼓励。”杨小牛颇感欣慰。由此,科研的路上,杨小牛的步伐更加坚定。
  科研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从开始的一无所知,然后逐步深入,最后做出成果。这就像走在森林里探宝,最后找到科学宝藏的时候,那真是种享受。这种乐趣,是对自己最大的回馈。
  正是这种乐趣让杨小牛在科研的道路上疾步前行、乐此不疲。也正是这种乐趣,让杨小牛在执著追求中不断孕育出新的科技灵感,浇灌出累累硕果。
  2003年12月30日,一个由多种站型、数十辆迷彩车和数架无人机组成的某国防重点工程项目在顺利完成大系统联试和设计定型试验后,全系统装备整齐、壮观地排列开来,庄严地等待检阅。站在那一排排威武的军车面前,系统总设计师杨小牛百感交集。这是1800多个日日夜夜、一次次充满艰难曲折的试验,铸就了令人自豪的“中国研发”。
  该项目获2005年国防科技工业武器装备型号研制银质奖、2006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杨小牛荣立个人一等功。他再次踏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
  为了创新,为了在国防领域扬眉吐气,杨小牛付出了太多、太多。

  D

  “我喜欢干别人不喜欢干的事情、别人干不了的事。”当选院士后,面对鲜花和掌声,他显得很平静,依然同以前一样,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杨小牛说:“我感觉压力更大了,责任更大了。”
  “通信信号分析与处理大数据架构”是杨小牛最新提出的创新技术。2014年,他亲自挂帅带领院士创新团队进行攻关。“难度大,创新点多,但是具有革命性、颠覆性的意义,所以非常值得我们去探索和研究”,杨小牛说。
  杨小牛先后提出并成功研制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宽带数字接收机,为发展我军关键武器装备做出了重大贡献;在国内率先将软件无线电技术引入电子信息控制领域,取得多项原创性理论成果;主持、参与了10多项重点工程任务,产品覆盖陆海空天四大平台,突破的关键技术填补多项国内空白,不少成果达到甚至超越了国际先进水平……我国通信信息控制系统新一代体系结构的奠基者,杨小牛当之无愧。
  “科研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从开始的一无所知,然后逐步深入,最后做出成果。这就像走在森林里探宝,最后找到科学宝藏的时候,那真是种享受。”
  正因为热爱,所以累和忙,对杨小牛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杨小牛热爱科研事业,善于培养团队的科研精神。“在业务上指导是一方面,给他们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力量也是我要做的。”杨小牛说。经他言传身教和悉心培养,3名骨干成为集团首席专家,10多名骨干挑起了大项目总设计师大梁,培养了博士(后)、硕士30余名。
  “杨小牛是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与杨小牛共事20多年的36研究所工会副主席潘大元说,他几十年来像老黄牛一样在国防科技领域默默耕耘,对他来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人很低调,但科研上很严谨。
  “杨小牛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人,”项目总师徐建良说,“我们合作也有20多年了,一心扑在工作上,刻苦钻研,是一个让我敬佩的人,他永远在路上,一直在追求。‘软件星’就是他最近提出的一个新的概念。他很少生病,有一次他生病发高烧,我们去看他,结果他和我们讨论起项目来,病房成了办公现场……”

(来源:衢州广播电视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