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头活水润心田
分享到:

34.jpg


  源头是社阳溪的源头,也是我县社阳乡的一个行政村。社阳溪完整地从村中流过,如同“私家河”一样,冰清玉洁、鲜活灵动,让村民们取用活水十分方便。
  源头村坐落在仙霞山脉的怀抱之中,与金华、遂昌二县接壤,大山巍峨、以岭为界、翠色环绕。当地所用方言以金华的汤溪话为主,虽身为龙游人,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却只会讲汤溪话而不会讲龙游话,乡风民俗习惯也更接近汤溪、遂昌一带。到此地做客,会让人产生一种出了龙游县境的感觉。
  村子的入口因山的近逼而显狭长,进村回首再望,方才那门户之山形如“双狮戏一球”。或许果真是山之灵气,源头自古就不乏雄才俊杰,村中至今还保留着几座上百年的古宅。原先这样精致豪华的宅院是连片的,只是岁月的沧桑毁坏了太多美好的东西。面前这座被称为“官厅”的房子,精美的画栋雕梁,双臂合围的屋柱,柱下苍老的石垫,墙角竖着“泰山石可当”的石碑,依稀还能见到昔日主人的荣华富贵。



  据史料记载,源头村肇始于明代初叶,以徐姓为主。当时,县内大街乡有徐忠一支香火不旺、家道中落,怀疑是村落风水不佳所致。于是,不惜重金聘请高人踏勘四乡,重作村落堪舆。高人翻山越岭数日,不负众望,在离原村落40里之外,果然发现一处风水宝地。此处河流源头高地、三面环山,只有北面一个出口,风景秀丽、土地肥沃、山谷空旷,地势南高北低、,南水北流;南接天之阳光,北纳地之阴气,阳阴平衡、敬天畏地;山有藏龙卧虎之势,地有桃源胜境之幽,实乃天人合一的村落人居之地,遂挥杖迁居于此。建徐氏宗祠,名号余庆堂,乃徐氏子孙四时祭祖之所在。从此,徐忠一支安居乐业,人丁兴旺,历时500余年而不衰。徐氏宗祠(余庆堂)后毁于太平天国战火,清同治年间重建,建筑规模宏大,面积近400平方米,现列为龙游县文物保护单位。以宗祠为中心,周边构建着大量的徐姓民居。有一进的、有二进的、有对合楼,有的建筑更是重重叠叠,弯弯曲曲,让生人找不到方向。



  源头村古建筑,一般采用河道卵石或片石垒砌墙基,层次分明、线条曲折、颇具韵味,张扬着山村民居的个性。大大小小的弄堂,循山就势、刻意分布,或接古道、或连宗祠,宽处可行马、窄处仅供单人通过。弄堂里的鹅卵石已被岁月打磨成光滑透亮。白墙黑瓦、高低错落、源头古村经历漫长的发育完善过程形成了现在的以宗祠为中心,向四面辐射的宗族聚居的社会结构,体系完整、功能发达,房派分区完备。
  源头古村的水系设计堪称一绝。先人在山溪上游垒石筑坝、引水进村,水渠在屋宇木舍之间穿行,送来山上的泉水,山民可以直接在门口舀水饮用,洗涤衣物。而屋后的阴沟,则从另一条水系送走生活污水。这一村落给水排水系统,给后人留下许多启迪。这个水系还有一个功能,即能水洗路面。如遇路面干燥或布满垃圾,只要在上游水渠放下木板,水位自然抬高,流往街巷清洗,村民也予配合。水过路净,如同明镜一般。



  出了古村,向南而行,一路相伴的便是社阳溪。正值枯水季节,大大小小的石头都裸露出来,面色峥嵘,清清溪水婉转穿行其间,村里人都在小溪里洗衣洗菜。小溪两岸杂草纷辅、古树森然,或低头俯视、或昂首望天,奇形异象、各有性情。更有那断枝枯杆上冒出的点点嫩绿,真是秋里争春。一棵罕见的柳杉王横卧溪中,引人驻足瞻望。山腰的红枫,涧边的兰花,金秋的大山真美……不远处,一株株桂花之香飘逸而来,阵风吹过,落花似雨,满地流金。据村里老人说,这里的桂花是能结籽的,可惜我们没能见着。
  溯流而上,山势越来越高,路越走越小,社阳溪也渐渐隐入谷底,只能从溪水撞击石头的声音听得出它还在脚下。寻野径只能往山下溪边走,平时很少有人来此,路都被杂草遮住了。但这些丛生柴草的遮掩,却愈能勾起人们寻觅活水源头的兴致。小心穿过草丛荆棘,脚下已经没有路了。我们手执木棍,撩开杂草,一脚高一脚低地继续向前挪动。往下望是绝壁,却见一青藤直挂谷底,顺藤而下,脚落在一块鱼背状的石头上,石上长满厚厚的青苔,赶紧跳到一块平整的方石上,向下瞧,恍惚间眼前出现一条地下河……是我眼花了?原来,是躲在岩石下的一口水潭,潭水凝碧聚翠,这就是有名的龙井,潭深不见底。有人曾用几根竹竿连接起来也没有探到底。从鱼背石往上看,有无数条细水从石缝中、从草丛中、从树根中渗出,轻轻流下,又轻轻地汇聚于龙井之中。这是大山母亲的乳汁啊!用手捧起喝一口,真甜啊!在这里,我终于寻找到了真正的社阳溪的源头。
  为有源头活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