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龙中的青葱岁月
分享到:

32.jpg

  时光如梭,转眼离开母校龙游中学已近三十年矣。
  1987年,我从湖镇中学初中毕业考入龙中,收到龙中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开心地一蹦三尺高,那个高度,印象中几乎触及到了家中的天花板,这个开心的场景,作为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之一,一直珍藏在我记忆的最深处。之后,我又继续上了十多年学,收到过许多次录取通知书,但那种幸福到要爆炸的狂喜,再也没有如此的强烈。
  我们这一届或许是龙中历史上班级变动最为频繁的一届,总共六个班级,高一和高二时我在6班。如今,我们称之为“老六班”,班主任是教物理的胡水林老师。高二下学期末开始班级调整,我去了数学老师蔡连根担任班主任的管理班(我至今没搞清楚这个管理班是怎么回事)。读了几个月管理班,所有学生又按文理分科再次进行大调整,随后我又去了文科大班1班,班主任是语文老师祝左军。此外,5班的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朱雅玲,2班和3班的班主任是教化学的明星老师袁明月。
  频繁“混编”有一个额外好处便是,我们这一届同学之间相互熟悉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往届。多年之后,我们发现这一好处同时带来另一个副效应更让人惊喜:我们这一届同学之间成就的姻缘数量也是空前的———仅高三时期祝左军老师担任班主任的文科班就成功缔结姻缘近10对。作为受益者,我也深深感恩这一届的机缘,让我遇到了人生的另一半。感谢祝左军老师,高三开学初的一篇全年级命题作文《人生能有几回搏》,祝老师把写得最好的一篇作文贴到了年级的走廊上,当年让我充满好奇心的那位作文写得最好的女孩子徐浩珍,如今成为了我女儿称之为最完美的妈妈。
  高一开学的第一周,班主任胡水林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表示想让我担任班长,问我有什么想法。我一下子就懵了。班上比我成绩好的同学有一大把,怎么轮也轮不到我啊?胡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拍拍我的肩膀:我对你有信心,我看你的档案上填着你是衢州市优秀学生干部,我想让你试试。这一场景,近三十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依然让我心中温暖,充满感激,同时又带着内疚:感激在高中一开始胡老师就给了我无比的信任,同时把我推上了努力学习的正轨———当了班长成绩太差那可说不过去啊; 内疚则是因为在“老六班”的那两年,没少给胡老师添乱,有时候还带头捣乱;在胡老师调到杭州后,又往往琐事缠身,没有经常去探望。
  印象最深刻的是高三那一年。文理科分班后,所有选择读文科的学生全部汇集到1班文科班,从而使祝左军老师掌舵的1班成为了人数超多的巨无霸班级。由于人数众多,班级从教学楼搬到了科学楼的大教室。每次上课,人声鼎沸,如同在大礼堂开会。唯有祝老师的语文课是安静的,祝老师抑扬顿挫的语调和生动的课堂,能hold得住荷尔蒙飞扬的我们。特别是作文课,祝老师套路频出,尤为精彩!现在想来,当年的文科班真是个大熔炉,熙熙攘攘一个大教室,不知道酝酿了多少比电视剧还精彩的人生故事!这个教室的诸多场景,在此后二三十年中,依然不断重现在我的梦里。
  如果说高中三年,龙中是我们的小宇宙,那么宇宙中那些闪亮的星星,就是那些历经三十年依然让我记忆深刻的老师们。从高一到高三,深邃严肃又善良宽容的班主任胡水林老师、潇洒帅气爱打篮球充满青春荷尔蒙但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惜的化学老师徐冬成、谆谆善诱耐心可亲的英语老师朱雅玲、严谨儒韵气质高雅的语文老师董凤仙、严厉自律同时担任两个班的班主任且创造了化学竞赛奇迹的袁明月老师、听他的历史课比看金庸小说还过瘾的林生贵老师、厚道实在幽默接地气的代数老师蔡连根、道行高深吐字标准的几何老师王一中、幽默无比平易近人把英语讲得活灵活现的老校长俞心坤,还有把语文课讲得生动有趣教出了许多写作达人且促成无数姻缘的文科班主任祝左军……
  多么期望能有时光机器,可以穿梭回到从前,回到那段让人魂牵梦绕的青葱岁月。Anyway,那段青春飞扬的青涩岁月,此生永存像我一样的莘莘学子心间。
  作者简介:周黎明,龙游中学1990届毕业生,曾任龙游中学学生会主席,现为浙江大学法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之一,其讲授的《经济法理论与实务》被评为“浙大学子必选课程”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