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新闻网>> 龙游旧新闻栏目>> 新闻中心>> 本地新闻>> 综合新闻
若有来生,等你许个侠义的龙游帮
分享到: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10月30日下午,成就了一代人武侠梦的金庸先生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瞬时,这个消息在微博、朋友圈刷屏,许多人转发的同时,不禁回忆起了当年挑灯夜读、痴迷在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情景。读着小说,做着行侠仗义的梦。是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江湖构成了我们对侠义的全部认知。然而,对于龙游而言,他更有一种不得不说的情缘——

  金庸先生,如果有来生,能给我们创作一个侠义的龙游帮吗?

  2004年10月27日下午,金庸先生参观完母校衢州一中后,坐车上高速,向着龙游石窟进发。到达石窟后,《今日龙游》的摄影记者也紧跟其后,在她记忆中,当时已有80岁高龄的金庸先生行动有些不便,进石窟后一路都是由人在旁搀扶着的,但他精神矍铄,也很慈祥,总是笑眯眯的样子。由于太赶时间,再加上身体条件所限,他并没有接受本地媒体的采访。但进入石窟后,金庸先生惊叹石窟的鬼斧神工,像孩童般好奇地猜测石窟之谜。后据了解,原来,金庸先生早有耳闻龙游石窟的名气,听说号称“千古之谜”的龙游石窟有十多种成因,便向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廖可斌副院长建议,浙大可否搞些此类的课题研究。石窟考古发掘尚没定论,金庸欣然提笔为龙游石窟题词:“龙游石窟天下奇,千猜万猜总是谜。”

  金庸此次的衢州之行结束后,衢州媒体也作了多篇报道。据当时《衢州日报》的报道,在那次回访中,金庸曾戏言:“当年写《碧血剑》时,比较匆忙,把‘龙游帮’写成反面形象。如果再写,会重新考虑。”

  原来,在《碧血剑》第7回中就出现的荣彩,便是龙游帮的帮主,在浙南一带,除了棋仙派温家五老、吕七先生等寥寥数人,武功数他为高。荣彩专练擒拿劲力的功法。功成者,指可捏碎碗、杯、石子,功深者抓人时能够撕衣扯皮地抓出一块肉来,可见其威力之大。(以下摘自原文)

  第七回 破阵缘秘笈藏珍有遗图

  石梁派诸人见过袁承志的武功,还不怎样。龙游帮的党徒素来把吕七先生奉若天神,这时见一个年轻小伙子随手将他打得大败而走,都不禁耸然动容。这些人中最感奇怪的却是黄真。他见袁承志在吕七胁下这一戳,确是华山派绝技“铁指诀”,然而他绕着对方游走、以及袖子兜接金条的身法,却与自己所习迥然不同,除了反手抓夺烟管这一招之

  外,余下这几下小巧变幻,又带着三分诡秘之气,决非华山派武功以浑厚精奇见长的家数,自不是师父晚年别创新招而传授了这小师弟,一时也想不明白……荣彩眼见黄澄澄的许多金条便要落入别人手中,心下大急,明知有袁承志这等高手在侧,凭自己功夫绝不能讨得了好去,可是江湖上的规矩“见者有份”,龙游帮为这批黄金损折人命,奔波多日,就算分不到一半,也得分上三成,多多少少也得捧几根金条回家,欺崔希敏武功平平,当即抢上前来,横过左臂在他双臂上一推……

  关于此人,金庸先生在小说中的定位是这样的:荣彩本跟袁承志有点过节,但一则见众望所归,小小一个龙游帮不能力排众议,再则想到他当日在衢江中不为已甚,掷板相救,使自己不致落水出丑,也算受过他的恩惠,心想索性锦上添花,说几句好话,便站起来说道:“这位袁相公武功精湛,在场许多朋友都知道的了。兄弟就曾栽过在他手里。”众人不觉一愣,荣彩又道:“可是他很给兄弟留余地,兄弟虽然栽了,却也心下感激。现下选他做盟主,兄弟一力赞成。”众人见曾经与他敌对过的人也这样说,都欢呼起来。只有青青低声骂道:“老滑头!”

  由此可见,荣彩也是一个仗势欺人、见风使舵之人。…………

  不知道,如果有来世,再让金庸先生重新创作一次,在他笔下的龙游帮会是像少林武当那样德高望重的门派抑或是如逍遥派那样闲雅清隽、神秘无穷?

  其实,金庸先生与龙游的缘分还不止于此。

  2009年1月18日,张纪中新版《倚天屠龙记》在龙游拍摄,并举行了盛大的开机仪式。据总制片人张纪中介绍,新《倚天》到龙游选景,也是金庸先生的推荐。

  …………

  如今金庸先生走了,但在另一个江湖里,也许他和龙游的故事会接着上演,也许他真在创作一个侠义的龙游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