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新闻网>> 龙游旧新闻栏目>> 龙之游>> 龙游天下
【最美龙游人】“喜晨讲坛”七年路
分享到:

  10月31日上午8点30分,湖镇镇七都村的乡土党校内座无虚席,讲台上,一位耄耋老人手握粉笔认真地在黑板上书写着。

  “今天我们讲四个内容。”老人边指着黑板,边娓娓道来:“一是选读孔子《论语》部分章句;二是讲讲湖镇的由来;三是要告诉大家清明?曾经是贡品;四是关于甲马将军的传说……”老人讲得出色,台下40多位年过花甲的学员也听得有味。

  这个特殊的课堂被学员们称作为——喜晨讲坛,讲坛的主角是年过八旬的退休工程师曾喜晨。

  塞北安家归根七都

  曾喜晨的家是一幢两层小楼,一个不大的小院里种满了花草,有的栽种在地上,有的栽种在盆里,构成一个精巧别致的小天地,足见主人的雅兴。平时,曾喜晨和老伴何惠珍相濡以沫,倚花草而居,傍花香入眠,在这里安度着晚年。

  走进屋子,客厅正墙上悬挂着几幅字画很是显眼,都为曾喜晨亲笔所书。其中一副对联写道:“自幼读少风华酬志孑身离乡塞北有幸度年华,老我趣多不负一生携眷荣归江南无忧享天伦。”曾老说,这幅对联是他一生的写照。

  曾喜晨祖居七都村,18岁那年,他刚好念完初中,就遇到煤炭部面向全国招聘工人。不久,他便被黑龙江双鸭山矿务局岭东矿录用,从此离开故土,在茫茫塞北安家立命,一呆就是42年。直到1993年退休后,曾喜晨才携妻子又重归故里,定居七都。

  “奖给曾喜晨同志煤炭工业物资部门先进个人”,这张1984年4月的奖状,曾老还保存着,除此之外,他还荣获高级经济师、先进工作者、工会积极分子等荣誉奖章。“他每年都要订报纸,坚持订了快60年了,以前都订《人民日报》等党报,退休后会订一些诸如《钱江晚报》之类关注民生的报纸。”何惠珍搬出以前订的报纸介绍。

  在煤炭部工作的时候,曾喜晨就喜欢上了字画,平时会练练毛笔字,因此练得一手好字。他还特别喜欢看一些古文书籍,看得多了,中国历史文化方面的知识也就日积月累。慢慢的,曾喜晨成了工友们眼中的“诸葛亮”,都说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名声大了,我还经常受邀在煤炭部的一些部门给其他工作人员上课,还包吃包住呢。”曾老乐呵呵地回忆。

  授课七年不计报酬

  “按理说,曾老可以在家颐养天年,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给大家上课,这么多年从没拿过一分报酬。”说起曾喜晨,七都村老年协会会员周德祥打开了话匣。

  2007年重阳节,七都村成立了老年协会,下设坐唱班、腰鼓队、关协(关心下一代协会)等多个组织,其中就包括了乡土党校的红色讲坛。主讲老师由谁来担任呢?这个问题难倒了协会会长朱营武。“学员们都是老年人,且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有小学教师退休的,有村干部退休的,如果说让哪个学员上几节课还行,可要长期持续下去,这活谁都不敢接手。”朱营武说。

  “如果能把他请来就好了。”协会会员一致推选的,就是村里的退休工程师曾喜晨,在大伙心目中,曾老学识渊博,又乐善好施,唯有他能胜任这“烫手的山芋”。“当时曾老已经75岁了,我也没报太大希望。”朱营武说,令他没想到的是,听说请他当讲师,曾老便很爽快地答应了。“曾老当时告诉我,他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也是呆着,能给村里老年人多些乐趣,为村里文化建设出分力,他非常愿意。”朱营武回忆道。

  就这样,曾喜晨成了乡土党校的主讲老师,负责为学员们讲课,每次上课前,他都要提前备好课,在便签上密密麻麻地写上好几页。每当讲完一个章节,曾老都得坐下来休息片刻,这时,周德祥会马上将已经泡好的茶端过去,并为他点上一支烟。待一支烟熄灭,一杯水见底,曾老又开始了下一章节的精彩讲述。

  课堂上,40多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神情专注,他们或正襟危坐,或低头记录,或点头微笑,气氛温馨和谐。“在座的学员年龄最大的89岁,最小的61岁。”周德祥介绍,学员大部分来自本村,有的来自周边隔塘、文林、地圩等村。七年来,“喜晨讲坛”周复一周,年复一年,曾喜晨不遗余力地讲着、写着,写着、讲着,尽情发挥着余热,书写着感动。学员中,有的学员过世了,又会进来一批新的学员,学员换了一批又一批,曾老的课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自编教材循序渐进

  “我的第一堂课是从《三字经》开始教起的。”曾喜晨认为,讲课的内容如果太浅,学员没兴趣,如果太深,又怕他们听不懂。为了上好每周五这一个半小时的课,曾喜晨都要反复斟酌,从内容到形式再到教法,他都要充分考虑到老年人的特点,使课堂具有吸引力。

  《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四书五经》……在曾喜晨家二楼的书房里,摆放着上千册古文书籍,有的书页已几近泛黄,有的书中还存留着曾老密密麻麻的圈点。“这些书都是在煤炭部工作时买的,退休还乡时他舍不得扔掉,于是千里迢迢从黑龙江搬了回来。”说起曾老的嗜书如命,何惠珍滔滔不绝。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篇百余字读起来又比较拗口的《陋室铭》,曾喜晨竟当场流利地背了下来。曾老说,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特别是经典作品更是国之精粹,每个人读了都会受益匪浅,所以他选择授课的内容都以国学经典为主。“当然,如果只是单纯地让学员们读诵,势必会觉得枯燥难懂,所以每学一篇文章,我都会结合讲一个故事,举一个例子,配一首诗词,尽量使课讲得生动有趣。”曾老谈起了体会。

  “我记得有一次上关于‘孝文化’的内容,曾老是这样教的:‘孝’字上面是个‘老’字,下面是个‘子’,表示做儿子的要孝敬自己的长辈。”老年协会会长朱营武说,这样的解释通俗易懂,又富含深刻的道理,学员们听了深受启发。“每次上课之前,曾老总会把提纲端正地抄写在黑板上,学员们看着他书法般的粉笔字,也是一种美的享受。”学员林丽华佩服地说。

  整整七年时光,300多节课,国学、时事政治、祖国山水、名胜古迹……每堂课的内容又完全不一样。没有教材,曾喜晨就自编教材;没有资料,他就自己搜集罗列。“曾老曾经给我们上过‘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教程,其中包括《华夏上古志》、《春秋战国》、《秦汉兴替》等15本书,仅这个系类的课程就讲了一年。”学员林远根感动地说。

  “在有生之年,我还能为大家做点事情,我觉得很快乐,只要我力所能及,这堂课我会讲到我不能讲为止。”曾喜晨钻进书房,又开始了下一节课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