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新闻网>> 龙游旧新闻栏目>> 龙之游>> 龙游天下
【人物】化学博士钱卫军
分享到:

  人物名片:钱卫军,1972年出生,龙游人,现居美国。1990年从龙游中学考入南京大学,1997年硕士毕业后赴美留学,5年后获得佛罗里达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后进入美国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从事蛋白组工程研究至今。2009年,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新发明家奖”,2010年,又被授予美国能源部青年成就奖,后又成为2010年度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得主,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亲自为其颁发奖章。

  钱卫军父亲在劳作中

  家境贫寒,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钱卫军的家,在龙游县塔石镇钱睦杨村。父母靠种地,养活他和弟弟。跟许多家境贫寒的家庭一样,任劳任怨的母亲在钱卫军心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她说自己目不识丁吃苦受累,我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要再穷苦下去。”钱卫军说,自从小学三年级考到人生的第一个第一名开始,母亲的这席话始终就在他的心头。

  除了课本,家里没有钱买任何课外读物。但这并不影响钱卫军对学习的兴趣。所有写着字的纸条,都能吸引他的注意。如果能捡到一整本书,尽管破烂,那也是如获至宝。

  初中的时候,钱卫军捡到一本书,上面写着《代数》两个字。他欣喜若狂,回家就一页一页看起来。“我记得书里有个方程式,我就自己看自己解,解了3个多小时,被我解开了,那个高兴呀。那天,正好学校组织看电影,我都没去,但是心里比看了电影还高兴。”钱卫军说,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兴奋心情。

  初中毕业后,钱卫军离开农村,考上了县城的龙游中学。家境贫苦、个子瘦小、内向讷言、成绩一般……这一切都让钱卫军感到气馁,甚至有些自卑。加上家中父母对他的期待,他一度不知道该怎么好好学习。直到在一堂化学课上,班主任老师袁月明提了一个问题。“我一开始没举手,可我看全班都没有人举手,就举手了。结果,袁老师竟然表扬了我,说我聪明,以后肯定能上北大清华。”钱卫军笑着说,现在想来,那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答案就在课本上。可是,这个答案和袁老师的这个举动,差不多改变了他的一生。他变得自信,对学习的兴趣也更加浓郁。 1989年,高三的钱卫军获得全国奥林匹克化学竞赛浙江赛区一等奖,随后又代表浙江省参加全国化学冬令营活动并取得二等奖的佳绩。因为在冬令营邂逅南京大学化学系的教授,他被保送进入南京大学学习。

 

  钱卫军母亲做家务

 

  破除压力,才能更好地追逐梦想
 
  在南京大学求学7年,钱卫军的成绩始终名列前茅。1997年,钱卫军完成硕士学业后,在导师和朋友们的帮助下,前往美国求学。

  进入佛罗里达大学,钱卫军对蛋白组工程研究发生了兴趣。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在优秀的“惯性”之下,在这个新领域里,钱卫军也给自己施压。他要求自己必须在暑假到来之前完成一种有机化合物的合成。整个合成过程需要6步,为此,钱卫军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可是,却总是在最后一步功败垂成。“以至于后来我都彻底放弃了希望,可是,就是放弃希望的那一次,我发现自己完成了第6步,成功了。”钱卫军说,这是他第一次深刻意识到,自己需要破除压力,过大的压力会阻碍自己的发展。

  5年后,钱卫军获得佛罗里达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进入美国9大国家实验室之一的太平洋西北国家实验室,从事蛋白组工程研究。

  该实验室高手云集,钱卫军再次感到压力。为了继续保持“优秀”,他再次对自己严格要求,埋首于实验室保持高强度的持续工作。6个月后,他大病了一场,虚弱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躺在病床上的钱卫军开始反思自己。“我觉得当时的自己不仅是身体病了,心态也病了。”钱卫军说,那时,他一心只想搞科研,没想到最终却失去了搞科研最重要的资本。 凡事欲速则不达。如今的钱卫军已经深深领会其中的道理。所以,当小学弟提问说,如果特别想看书,却怎么也看不进怎么办?钱卫军回答说,那就不要看,去放松一下,等看得进的时候再看。

 

  钱卫军父母喜看儿子获奖照片

  荣誉面前,始终保持一颗平静的心

  2009年,钱卫军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新发明家奖”;2010年,钱卫军被授予美国能源部青年成就奖。同年,他又获得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为其颁发奖章。

  “荣誉是一种肯定,一种鼓励,只会让我更加努力投入新的研究。”面对诸多荣誉和褒奖,钱卫军显得淡然。他说,无论何时,都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活出最好的自己。

  说到平静,钱卫军就会想起自己的家庭、家乡、还有亲人。钱卫军说,妻子叶奔月跟自己是一个专业的,也非常优秀。但是,在美国生活的十几个年头里,妻子为了家,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在家照顾自己和孩子的生活。对他来说,妻子的这种爱,是对他最大的鼓励和安慰,也是他工作的动力。

  在外10多年,钱卫军和妻子叶月奔也时常挂念家乡、亲人,每隔一两年就要回家一趟。“回家不带工作,也不去应酬,就是呆在家里,陪陪父母,见见乡亲,感觉亲切又真实。”钱卫军说。

  在采访中,钱卫军9岁的儿子和5岁的女儿不时探头探脑,一会儿看爸爸在做什么,一会儿想知道爸爸什么时间才能陪他们玩。记者惊讶地发现,两个在美国生在美国长的孩子,居然说着一口流利的龙游味的普通话。 “全世界那么多人在花钱学中文,我当然要让孩子说中文。”钱卫军说,在家的时候,他们都跟孩子说普通话,就算孩子讲英文,他们也坚持用普通话回答。等孩子长大些,他们还会在孩子的读写能力上下些功夫。因为,这是他们的根。